史上最强十号后无来者 当拿逝世 没有他足球会缺少一点点光芒

当拿60大寿前接受《法国足球》杂志访问,谈到生日愿望时一句:「我梦想面对英格兰时再入一球,今次用右手。」典型肥马式玩笑言犹在耳,不足一个月后却突然离世。

他跟巴西球王比利(Pele)谁人才是史上最强(GOAT)人言人殊,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历来最优秀的10号仔,没有之一。

1960年当拿(Diego Maradona)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贫困家庭,跟当地不少男孩一样,小时候已迷上足球。由于家境贫穷没有钱买足球,所有圆形或近似形状的东西,例如橙,也会成为他拿来练「的波」的工具。他曾说过,会将一大堆袜子扎在一起来当球踢。他的超凡控球技巧,也许就是这样练成。

环境并未限制他的天份,相反更练就他的坚毅和决心。他的才华很早被发现,16岁已升上小阿根廷人一队,效力5年后转战小保加。由于他跟主帅马索连尼(Silvio Marzolini)不和,一季之后捧走联赛冠军便离队。1982年世界杯,他的表现不似预期,那年夏天出国转投巴塞隆拿,相当于500万英镑的转会费打破当时的世界纪录。

全球最耀眼的新星加盟西班牙最享负盛名的球会之一,旅欧第一站却未能振翅高飞。

当时的当拿正在冒起,穿上10号球衣的他纵横球场,一双魔术脚令球迷如痴如醉。1983年6月皇家马德里对巴塞隆拿的「国家打吡」,他扭过皇马门将奥古斯丁(Agustín)后面对空门时却突然停下来,原来他发现守将胡安荷西(Juan José)正向着球飞铲过来,他待对方跣向门柱后才扭过最后障碍,将球轻松送入网窝。

巴塞与皇马之间长年因政治和足球原因剑拔弩张,不过看到当拿这个精彩入球后,班拿贝球场内掌声不断,成为首个在皇马主场获得掌声致敬的巴塞球员,之后只有朗拿甸奴和恩尼斯达两人有同等待遇。

即使扬威国家打吡,他的巴塞生涯并不顺遂。一方面,他先后受肝炎和被对手恶意犯规踢断脚等不同伤员困扰,另一方面,在场上惹火动作,均令他在巴塞的日子未算成功。有「毕尔包屠夫」之称的哥高查(Andoni Goikoetxea) 一记拦截令他几乎「收山」,足踝骨折养伤三个月后复出,巴塞在西甲联赛以一分之差失落1983/84年度锦标,那季冠军正是毕尔包。

不是冤家不聚头,1984年国王杯决赛,巴塞对手正是毕尔包。当拿再次被哥高查粗野拦截踢伤,加上全场遭毕尔包球迷以种族歧视言论辱骂,他在巴塞0:1败阵后受对手米基尔苏拿(Miguel Sola)挑衅之下终于忍无可忍,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之下跟苏拿初则口角继而动武。他先以头顶向对方,再出手肘袭击另一毕尔包球员面部,继而起孩脚踢跌另一球员,他被毕尔包球员包围时仍尝试一脚踢向哥高查胸口报复,巴塞隆拿球员随即涌上,两队球员群殴,在中心位置的当拿继续向任何一个毕尔包球员动武。

赛事在国王卡路士一世和10万名球迷面前上演,西班牙半数民众收看直播,当拿的失控使球会蒙羞,加上跟会长纽尼斯(Josep Lluís Núez)等高层争呦不断,那场闹剧成为他的巴塞的最后一战。两个球季,只收获一只国王杯和一只联赛杯。

690万英镑转投拿玻里,再次刷新转会费纪录。意甲长年由北部球队雄霸,从未有任何一支南部球队捧起联赛冠军,直到当拿到临改变一切。

在那个「大意甲」年代,柏天尼领衔的祖云达斯星光熠熠,AC米兰有「荷兰三剑侠」古烈治、云巴士顿和列卡特,国际米兰亦有「德国三剑侠」奇连士文、马图斯和布林美。当年拿玻里班底亦不弱,然而相较一众北部强队,冠军仍是遥不可及。当拿的卓越视野,配合只此一家的超强盘扭能力,加上对足球的澎湃热情和顽强斗心,成就不可能。

在那不勒斯七个年头,先后在1986/87及1989/90两季为拿玻里赢得意甲锦标,亦有一次意大利杯,一次欧洲足协杯(欧霸前身)和一次意大利超级杯。从前一直抬不起头的球队,意料之外成为冠军,当拿成为那不勒斯的偶像和新文化符号,意大利南北足球与文化重新结合,敢言的他捍卫当地立场,曾在1990年时扬言:「我不喜欢如今每个人要求拿玻里人成为意大利人,要支持他们的国家队。那不勒斯一直被全意大利边缘化,这是个承受最多不公平种族歧视的城市。」

当拿球会生涯严格来说只效力过巴塞一间欧洲大球会,成就远及不上在国家队辉煌。1979年为阿根廷赢得世青杯初露锋芒,1986年世界杯踢出代表作带领阿根廷再次登顶,4年后在1990年以一人之力领军再闯决赛,终以一球告负未能卫冕。1994年世界杯只踢两场分组赛便因被验出曾服禁药被送回国,成为他在国家队最后一舞。

球坛历来不乏经典10号球员,告鲁夫、薜高、柏天尼、施丹、朗拿甸奴、米高劳特立、赫杰等每个均是一时之选,唯独当拿一人是独一无二——他不止脚法优秀,视野广阔,身体质素上乘,突破能力高强,处理死球也有一手,还有一颗永恒不灭的雄心,斗志顽强、胆识过人,永不低头,无论任何环境和情况也不会放弃。因此他才可以一再背负一支实力只属中上的球队成为冠军,以一己之力击倒对方大半队球员攻入致胜球,强大的心理质素令人总是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夺得一次又一次看似没可能的冠军。

美斯在千禧年后横空出世,无论入球、助攻数字均远远超越当拿,亦有多次个人单挑多个守卫射入的超级金球。不少人认为美斯跟当拿同级甚至已超越对方,尤其他的生涯长年保持顶级状态。可是只要你看过当拿踢足球,见证过他独特的个人魅力之后,相信绝对不会轻言美斯在他之上。现代足球讲球整体战,像当拿一样时常带着皮球一个扭10个的10号仔亦不会再有。

当拿从来都是魔鬼与天使的混合体,球技超凡,争议亦不断。他被指在巴塞隆拿时代开始染上毒瘾,效力拿玻里时仍定期吸食可卡因,并在一次药检肥佬后被禁赛15个月,1992年黯然离开拿玻里。他转投西维尔一年,之后回到阿根廷先效力纽维尔旧生队,最后重返小保加踢至1997年挂靴。

退役后曾执教阿根廷国家队在多支球队,未有任何成绩,并曾多次出现不同健康问题,甚至性命垂危。养尊处优身型暴涨,死过翻生后决意减磅,一度保持中等身材,惟离世前再次出现发福迹象,并再次需要入院治理。本月初他成功进行脑部手术,清除脑中血块,不料出院后两星期在家中突然心脏病发,最终证实不治,终年60岁。

当拿是性情中人,在球场内表现惊天动地,球场外敢作敢为,他在场边睇波的「表情包」一箩筐,又常常发表令人哭笑不得的「伟论」。无论你是否喜欢当拿,也不能否定他对足球的无比热爱。现代足球逐渐失去当年的狂热与拼劲,感激曾遇见风华正茂的当拿,没有他,足球会缺少一点点光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