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退隐江湖出售《明报》 集团两易后主

金庸想退隐江湖,把《明报》卖给一个叫于品海的人,结果,精明一世的金庸大大地抱憾了一回1989年5月20日,在《明报》创刊30周年茶会上,金庸突然宣布辞去社长一职,只留任明报集团董事局主席职位。

1989年5月20日,在《明报》创刊30周年茶会上,金庸突然宣布辞去社长一职,只留任明报集团董事局主席职位。但他表示将彻底淡出江湖。当时,《明报》已是市值约10亿、赢利约1亿港元的大型报业集团。

消息传出,一时引来10多个财团上门洽谈收购金庸所持的股权。先后有收购专家梁伯韬与出版奇人郑经翰合组的收购拍档、英国报业大亨麦士维、香港首席财阀李嘉诚、香港首席洋行怡和以及澳籍传媒大王、《南华早报》大股东梅铎,另还有日本德间书局老板及其顾问于品海。但最后,没有一家财团谈妥。金庸之意,并不在于《明报》售价多少,而是未来的继承人能否将《明报》精神发扬光大。

金庸的子女,无一人有意从事报业。金庸也曾想在明报集团内部物色合适人选,但一直举棋不定。这时,有一个年轻人引起了传媒的广泛关注,这个人就是后来成为《明报》新老板的于品海。于品海生于1959年,是香港人,1977年毕业于加拿大沙省大学政治系,回港后进入金庸旧属黄扬烈创办的《财经日报》做国际电讯翻译及编辑。一年后,离职进富丽华酒店做职员。1985年,于品海以20万港元为资本,说服朋友投资80万港元,创办智才顾问管理公司。同年8月,于品海做成智才的第一单业务,与日商合作,发展并管理桂林的漓苑酒店。到后来,智才成为它的直接控股公司。这时,智才还只是一家“皮包公司”,没有自己的写字楼,老板兼职员只于品海一人。两年后,智才上市,市值已达6亿港元。

于品海曾经协助日本出版商商谈《明报》收购事宜,虽然事没办成,据说却给金庸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据某周刊说,于品海花了多年时间与金庸套近乎。“他花了很多时间陪金大侠看戏、食大闸蟹,又不时大谈办报理想,令金庸老人家十分开心”。据说他还与金庸建立了“义父义子”的特殊关系。

1991年12月,于品海与金庸进行首次交易。然后自1994年12月1日起,分五次全部让给于品海。就这样,于品海大模大样地出任明报集团副主席,在金庸的直接关照下处理日常事务。1994年3月31日,明报企业有限公司宣布,从当日起,金庸及沈宝新退休,分别辞去董事局主席、副主席职务。同日,于品海被委任为董事局主席。金庸受邀担任名誉主席。这年,于品海才35岁。次日,《明报》刊出金庸的讲话,在这个讲话中,金庸对于品海大加称赞。他说:“过去大约10年中,我热衷寻求一个聪明能干、热心新闻事业、诚恳努力的年轻人,可以将《明报》交托给他。如果不是我运气好,不会遇到于品海先生这样似乎度身订做的、比我所想象、所要求更加精彩的人才。”

1993年9月,《明报》副主席、掌握实权的新老板于品海宣布创办《现代日报》。报纸尚未面市,广告费就花掉2000万港元,创香港传媒创刊广告费用之最。作为《明报》的补充,《现代日报》是以市民为对象的报纸。这也是一份全新概念的报纸,在香港开天辟地全部采取横排。于品海声称,横排才符合国际规范,中国内地全是横排,此举必将对1997年后的香港报业产生深远影响。此后,《明报》股价一路上扬,由原来的4港元飚升到10港元以上。于品海个人的账面财富也由5亿多攀升至13亿港元。

1994年4月,于品海正式接替金庸任《明报》主席,并当选为香港报业公会主席。某杂志封他为“香港梅铎”。谁也没有料到,正在平步青云之际,于品海多年前埋下的“地雷”被人引爆了。

1994年10月10日,香港《经济日报》独家披露,于品海在加拿大留学期间,曾触犯偷窃、冒签支票、非法使用他人信用卡、私藏等7项控罪,被判入狱两年减一天。当晚,于品海发表声明,承认自己20岁时在加拿大求学期间,曾于1979年的3个月内,因使用他人支票和信用卡,涉及金额4600加元,以及无牌藏手枪,全部控罪共判刑两年减一天,但实际服刑4个月获释。于品海陈年案件在香港掀起轩然。金庸知悉后大吃一惊,对于品海隐瞒案底感到遗憾。

金庸认为这件事至少对《明报》短时期会有影响,“董事都会有影响,何况主席!”金庸认为,他选于品海为接班人并非感情用事,他做过调查,结论是于品海的历史清白。外界有评论说,这一事件对金庸打击太大了。香港立法局议员詹培忠10月11日发表讲话,称这一事件“令传媒本身的声誉及形象出现瑕疵。对此,身兼报业公会主席的于品海,确应有自动辞职的勇气”。批评与谴责从四面八方涌来,于品海被迫先后辞去报业公会、明报企业、南海发展的主席职位。不过,《明报》及南海的控股权仍牢牢攥在于品海手中。

此后,于品海出现了一连串的投资失误,或者说主观犯错。据说,于品海在债台高筑时走了一步神秘的棋。又因为与独立核算师“不咬弦”,核算师披露,于品海先后拿出4宗3亿港元的款项给身份不明的机构。《明报》的正业是出版报刊,拿贷款去放贷及投资他业(据后来的披露,其中有一笔款是用于加拿大开办赌业),既隐瞒了股东,又违反与银团的贷款协议。所以,香港证监会与联交所于1995年8月22日早上宣布《明报》停牌。最后,于品海只有出售他自己与《明报》控股公司智才所持的《明报》股权。从此于品海算是彻底淡出了报业。杨澜采访金庸时曾谈及于品海,说:“当年您把《明报》转让给于品海的时候,您借给他很多股票,还在舆论各方面都很支持他,但是结果出来却并不是像人们预料的那么好”金庸回答说:“我觉得,如果他来办《明报》,应该可以继承原来的方针政策办下去,所以我各个方面都支持他。后来于先生他一来根本没有经验,有些好的人离开了,有的人和他意见不合离开了,所以报纸办得不太成功,有些投资也不太成功。不然应该我的股票全部买去的,后来他没有能力买了”金庸还宽容大度地说:“我觉得这也不是他的过失,他经营生意不成功,我觉得很可惜。如果他很成功,他完全可以根据我们订的合同,把我的股票全买去,我们双方都很满意了。但现在不是他故意来对我反悔,或者故意欺骗我,不是的,因为他自己做生意没成功,所以他没有力量完成这个合约,我可以原谅的。”退休后,金庸说他有两方面的打算,一是写历史小说,二是做一些研究工作。他身上有多个学者头衔,得不时应约到处讲学。他还多次表示,退休后希望能在杭州西湖边建一幢小屋,以满足对故乡的依恋和思念之情。西湖风景区的土地是不允许建私人住宅的。鉴于金庸对中国通俗文化的贡献及其影响力。于是,浙江省政府、杭州市政府做出特别决定,批给金庸四五亩地,建造一间园林式的小舍,给金庸作为休闲、藏书之用。不过金庸表示,他去世后,这所房子连同书籍全部交给杭州市政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