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世界都屏住呼吸-斯大林格勒血战的今与昔(中):血肉磨坊

在欧生活8年,精通德语,爱好二战史及现代战争史,从2000年起,曾在“战争的艺术”、“德国军事中心”等军史网站和《突击》、《战争史研究》等纸媒上发表多篇原创文章及翻译多部德语电影电视剧中文字幕

“绝不后退一步” – 约瑟夫斯大林 1942年7月28日 苏联人民国防委员会第227号令

1942年9月斯大林格勒前线月,德国空军对斯大林格勒空袭时拍摄的航空照片

在第48军攻打南站的同时,第6集团军第51军也于9月13日开始进攻城中心地段,德军兵分两路:第71步兵师在右,第295步兵师在左。第71步兵师的任务是直接杀入市中心,穿过中央火车站的编组站,来到伏尔加河岸边的渡船码头。第191步兵团在该师的右翼挺进,他们的目标是中央车站和更远一点的阵亡英雄广场。这张图片显示当该团沿着库班大街(Kubanskaya)行进时,被苏联守军炸毁地下道后形成的障碍挡住了。

德军对中央火车站的争夺战始于9月14日。照片背景中着火的候车大厅几经易手,但在近卫步兵第13师近卫第42团第1营于15日晚的反攻中夺回后,就又掌握在苏军手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激烈的战斗围绕在大楼内部和周围展开。随后双方的血战在候车大厅前的大广场上展开,最终近卫步兵们被逼退到了东南角一个被称为“制钉厂”的建筑物中,尽管他们被德军三面包围,但依旧顽强地坚守在那里。这也是一张举世闻名的照片:广场中央的喷泉中,一个安置在胸墙上的青蛙和六个孩子正围着一条鳄鱼跳舞的雕塑,其故事来自科尔涅柴可夫斯基(Korney Chukovsky)于1925年创作的同名童话诗《巴马利》(Barmaley):

当小孩子被巴马利用绳子绑在书上准备烧死的时候,柴可夫斯基塑造的另一个人物亚伯利特医生(Aybolit)让一只大猩猩带着鳄鱼赶到了,一口吞掉了巴马利。巴马利后来答应改过自新,于是被释放了,成了小朋友们喜欢的面包师。

该喷泉于30年代建成,而这张照片是由塔斯社的摄影记者埃马努伊尔叶夫泽里辛(Emmanuil Evzerikhin)拍摄的,也使这个喷泉成为了这座被摧毁但仍未被击败的城市的象征。

战后旧火车站被拆除,苏联人在1951-1954年间,在老车站的北面,以斯大林主义建筑风格修建了更大更新的候车大楼。作为重新开发的一部分,这座极具历史意义的喷泉却被当局认为“艺术价值不高”而被拆除,直到2013年8月23日斯大林格勒战役71周年纪念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才揭幕了该喷泉的复制品。然而,新喷泉被放置在离车站约50米的地方,建在一个更高的基座上。而且儿童雕像和排列角度也和当年的不太一样。

巴马利喷泉悲壮、凄美甚至带着一点诡异的造型令所有看过的人过目不忘,其在后世多部影视作品及游戏中登场多次,如电影《兵临城下》、俄罗斯版《斯大林格勒》、游戏《盟军敢死队3》、《使命召唤5》及《红色管弦乐2:斯大林格勒的英雄们》等等,成为永恒的经典战争素材。

德军第191步兵团第13重火力连的炮兵们正在员大街(Kommunisticheskaya)的废墟里上架设15厘米口径33式重型步兵炮(chweres Infanterie Geschtz 33),这里位于火车站广场的南边。背景中半毁的建筑物是市政服务专家之家,左边远处的三层楼房是制钉厂。

今日原地景象,从员大街向东南方望向果戈里大街。1942年时的制钉厂大楼现在已作为一家电信公司的办公楼。

1942年9月下旬,苏军战俘在员大街上向后方行进,这是战争记者赫贝尔拍摄的照片。第71步兵师在攻城阶段总共俘虏了大约3600人。

当9月14日中午德军逼近中央车站北面的调车场时,第194步兵团团长弗利茨罗斯克中校(Fritz Roske)在车站西南帕尔霍缅科大街发现了大量喀秋莎火箭炮(在T-40轻型坦克底盘上安装BM-8火箭炮的版本),他迅速叫来了两门5厘米口径反坦克炮,很快就摧毁了三架“斯大林式”管风琴(喀秋莎的昵称)和两辆苏联坦克。这是几周后拍摄的照片,被摧毁的车辆后来在炮火中被进一步破坏。背景中的建筑是一座伏特加酒厂。

帕尔霍缅科大街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一直被称为顿河大街(Donskaya),但在一些战时地图上仍然以旧名出现。它在车站以西一个街区处,与铁路线平行。旧的酿酒厂位于帕尔霍缅科大街和库尔斯克大街(Kubanskaya)的拐角处,现在依旧存在,如图中景处。

等一过了调车场,第71步兵师的进攻轴心就沿着两条主要街道,基辅大街和库尔斯克大街,一直延伸到河边,步兵在第244突击炮营的支援下展开突击。图中为1943年9月16日,一辆三号B型突击炮正沿着库尔斯克大街的支路斯摩棱斯克街前进,上面搭载的是第194步兵团第1营的士兵们,由战地记者海涅拍摄。

今天,随着米拉街和列宁大道之间的房屋重新开发,斯摩棱斯克街已经不复存在。然而,当年照片中左边有阳台的房子幸存了下来,隐藏在一片现代建筑之间。

步兵掩护下的两辆三突(靠近相机的就是上图中的那辆)沿着库尔斯克大街向东推进。下午15:15分,在肃清了几个据点,又绕开了其他的防御点之后,这股德军抵达了伏尔加河河岸。

因在1962年与埃及的赛德港结为友好城市,库尔斯克街后改名为赛德港大街(Būr Sad)。战后的街上大部分都建起了新建筑。

第194步兵团到达伏尔加河岸边后不久,海涅拍下了三名第1营的士兵正沿着库尔斯克大街巡逻,这里离前线很近,但这些人却显得毫无戒心。右边的建筑是青年共产国际学校,青年共产国际是共产国际的青年分支,于1919年成立,1943年解散。继任组织为世界民主青年联盟。

校区后来扩大了,但原来的建筑仍然矗立着。如今是一所中学。位于赛德港街上,在中央火车站和米拉街的交叉口之间。

再往前一点,巡逻队在库尔斯克街左转,穿过一大片废墟。后面的建筑物是该团第3营负责攻打的区域,但它们还没有被占领,由于人手不足,德军只能在沿河战线的建筑物里设防,那里遭到了苏军的猛烈反击。

在完成了对该地区的巡视之后,这些三人沿着库尔斯克街向铁路调车场方向返回。再次值得重复的是,这里离前线非常近了,但他们好像根本不在乎潜在的危险。

今日照片中间带有独特阳台的三层住宅仍然矗立着。这是库尔斯克街仅存的两座原始建筑之一。

在稍靠后一点的位置,德军在库尔斯克街和萨拉托夫街的交叉口架起了一门5厘米口径反坦克炮,以防敌人从支路发起反攻。炮位设置在十字路口的东南角,炮口朝西南方向指向萨拉托夫街。炮管的影子表明这张照片是在日出后拍摄的。该炮有可能属于第194步兵团第14(重火力)连或第171反坦克营第3连。背景街道上还散落着一门苏军遗弃的反坦克炮。

萨拉托夫街今天被命名为米拉街。在最左边的是前青年国产国际学校,这是这条街上唯一幸存下来的原始建筑。

9月16日斯大林格勒中心区的战线日中心区的战线日中心区战线日中心区战线情况

斯大林格勒中部的战斗持续了近两周,而且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德军一次又一次的发动进攻,试图从广阔的战线推进到伏尔加河沿岸。在整个这段时间内,德军步兵的攻击得到了第244突击炮营的支援。

图为在9月24日该营的两辆长炮身三号突击炮(车长分别是乌尔里希亨佩尔和卡尔普弗罗因德纳)在支援第71步兵师第171侦察营和第94步兵师第276步兵团第2营进攻,第51军右翼的德军正沿着察里津河北岸推进。图中亨佩尔的坐车正从中央火车站以南的铁路桥洞通过

戈尔卢宾大街上的这个地点,是如今城中非常罕见的自1942年以来几乎没有改变过的街景之一。

通过铁路桥涵洞之后,两辆突击炮开上了克拉斯诺兹纳缅斯克街(Krasnoznamenskaya),这条笔直的大道一直延申到伏尔加河。 亨佩尔中尉的202号车占据了左侧建筑后的一个隐蔽位置,普弗罗因德纳的坐车(也就是拍摄照片的这辆)发现了一辆远处的T-34,炮手立刻开火将其击毁。可以看到被毁坦克冒出滚滚浓烟。

如今克拉斯诺兹纳缅斯克街的面貌与1942年大不相同,甚至电车线路也发生了变化。

后来战地记者赫伯拍下了被普弗罗因德纳击毁的坦克。可见舱门紧闭,坦克乘员可能没有逃脱,死在车内了。

另一辆坦克,一辆T-70在列宁街东端被击毁,离伏尔加河只有几百米。德国人在九月底或十月初拍下这张照片时,他们已经在街对面竖起了一道铁板栅栏,以防止苏联人从东岸进行观察。

9月27日,第71步兵师最终拿下了本师战线内的整个伏尔加河沿岸,第94步兵师在在察里津河河口附近消灭了步兵第42和第92旅的最后抵抗,后者的残部渡河撤走。

同日战地记者皮尔茨拍下了在察里津河北面堤岸驻防的这几名德军士兵,他们可能是第94步兵师第276步兵团或第71步兵师第211团的人。背后的是维特托霍尔祖诺夫(Viktor Holzunov)雕像,他是西班牙内战时期的著名俯冲轰炸机飞行员,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

霍尔祖诺夫的雕像在1945年后被旋转了90度。它所在的大道在战争期间被命名为“斯大林路堤”,但后来被重新命名为“第62集团军路堤”。这个地方离克拉斯诺兹纳缅斯克街的河滨端只有一小段距离。

斯大林河堤再往北500米远,炮兵们已经在体育文化和运动宫前架起了一门5厘米口径反坦克炮。炮口指向伏尔加河对岸。

后来添加的石柱与厚实的石基已大大改变了当年体育宫的外观。今天已经是一个音乐剧院。当年的炮位就在在东南角上。

当俄国人突然冲进来时,我们只要做一件事:抽出铁锹,从下面砍去,剁开他们头部以下的大动脉。- 君特施罗德

在阵亡英雄广场(德国人把这里叫做“红场”)上的百货商店是整个战役中的关键建筑。9月15日,第71步兵师第194步兵团打响了争夺广场的进攻,这里驻守的是第62集团军司令崔可夫中将于14日从南郊匆忙调来的坦克第6旅,以阻止德军从中央火车站方向的进攻。广场周围的战斗持续了几天。9月21日,德军再次发起进攻,包围了百货商店附近的近卫步兵第42旅第1营,该营营长费多谢耶夫中尉的营部就设在商店大楼里

第二天,德军占领了这座建筑,歼灭了费多谢耶夫的营部,并迫该营残部向伏尔加河进一步后撤。9月26日,在市中心最后的几个抵抗点终于被摧毁之后,德军第191步兵团第1营营长卡尔 弗里克上尉在他的几名部下的协助下,亲自把一面卐字旗挂在被炸毁的百货商店入口处。它将一直飘扬在这里,直到四个月后德军最后投降。1943年1月26日,面对不断缩小的包围圈,第6集团军司令弗雷德里希保卢斯装甲兵上将将自己的指挥部移到了这座建筑物的地下室中。

战后百货商店修复了。然而,今天它完全被建在广场东北角的国际旅行社酒店所掩盖,现在只能从酒店旁边的奥斯特洛夫斯基大街看到它。

卡尔 弗里克上尉还下令在百货商店外的一块狭长公园地上修了一个小型墓地,埋葬了第191步兵团第1营的阵亡官兵,该图是1943年2月德军投降后,苏联战地摄影师格奥尔基泽尔玛拍摄的。仅9月14日至26日短短12天内,第71步兵师就阵亡了208人。

10月16日,保卢斯将军视察了第71步兵师,该部当时负责控制在斯大林格勒中南部的整个伏尔加河前沿阵地。期间他到访了设在百货商店的营部,当时这里是第194步兵团的战区。图片从左往右分别是:

第71步兵师师长亚历山大冯哈特曼少将、一名身份不明的营长(可能是第194步兵团第1营营长弗利茨多贝考上尉)、保卢斯将军和第191步兵团团长约翰内斯施密特上校。背景中的建筑物是该市众多的专家公寓之一:文化活动职工之家。

今日原址景象,在奥斯特罗夫斯基街向东望去,百货商店在右边。昔日的专家公寓现在只剩下老斯大林格勒饭店。

在阵亡英雄广场的东侧有一个大公园,在战争期间,公园里布满了战壕和防空壕。9月14日至27日的两周时间里,德军第71步兵师第191步兵团与苏军内务人民委员会第10师第272团和近卫步兵第13师第42团在这里展开了无休止的小规模近距离攻击和反击,中间穿插着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狂轰滥炸。

战斗间隙,战地记者鲍尔-阿尔特瓦特在一个地下掩体附近拍摄了一名战死的苏联士兵照片。后面是普希金大街。

在第51军的左翼,第295步兵师也于9月13日开始对中心区的北部发动攻击。其主力部队,第518步兵团进展顺利,于14日攻入城内,于15:00时抵达伏尔加河沿岸。当天师长罗尔夫沃特曼少将(左)会见了团长奥托科夫斯上校(右),他为自己的部队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他们在霍普大街上,在铁路线以西大约一公里处。

斯大林格勒的这部分城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至于霍普大街都不复存在了。取代废墟的九层公寓楼是德温斯街8号。

马马耶夫高地位于城市的中部和北部之间,俯瞰整个市区,也被称为102高地。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战略位置,双方都清楚无论谁占领了山头,都将控制这座城市。为了保卫这里,苏军在山坡上修筑了由战壕、铁丝网和雷区组成的坚固防线。第一个对这座山发起攻击的德军第295步兵师第516步兵团。9月14日上午,战争记者赫伯尔拍下了该团的士兵爬上西南山坡,去夺取这座山的情景。然而德国人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当天晚上,近卫步兵第13师第42团的一个营正准备穿过伏尔加河,如果迅速赶到这里,苏军就可以守住北坡。这里马上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苦战,山头几经易手。

战后,马马耶夫高地的地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城里数千吨的碎石被倾倒在峰顶,使它的高度提高了约16米,还填满了山坡9面的峡谷。

9月16日,苏军的两个团突袭了马马耶夫岗,一路打到山顶,在那里爆发血腥的肉搏,双方伤亡惨重。9月27日,德军新增援的第100猎兵师再次进攻并夺回了半个山坡,但守军步兵第95和第284师努力保住了他们在北边和东边山坡上的阵地。又经过了一天的战斗,第100猎兵师伤亡巨大,但毫无结果,于是将任务又交回给了第295步兵师。

苏军在这个重要据点又坚守了四个多月,直到1943年1月26日,的部队来接替他们。这张照片即是在增援部队赶到后不久拍摄的。

“要拿下一栋楼,你别带10个人从入口冲进去。而是让这些人提供火力掩护,然后挑2-3个有胆的人到门口,然后再闯进去,一人带手榴弹,另一人带冲锋枪就够了。我不需要更多的人。其他人只要在外面火力掩护就行了。这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我们也都是先在战场上学到的” – 格哈德明希(Gerhard Mnch)

9月下旬,争夺该市的战斗转移到北部,德军现在的目标是占领伏尔加河沿岸的三个大型厂区,以及与之相关的工人宿舍区。新一轮进攻在10月14日正式开始,耶内克集群的三个师:第14装甲师、第305和第389步兵师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三个工厂中最北面的是捷尔任斯基拖拉机厂。

当天德国空军摩托化特种战地记者连(Luftwaffe-Kriegsberichter-Kompanie mot. z.b.V.)的约瑟夫奥利希(Josef Ollig)跟随一个在进攻右翼的突击小组进行实地拍摄。这是一支混合部队,由第305师第577步兵团的步兵和第14装甲师的装甲掷弹兵组成,突击小组在距捷尔任斯基工厂西南角几百米远的瓦图兹高等技术学校集结,在那里等待着炮火软化目标。再过几分钟就到7:30分,这是发起攻击的时间。

当等待进攻的信号的同时,这些士兵抬头看到斯图卡俯冲到敌军阵地上投弹。在无数出版物中出现的这些图像,已经成为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德国步兵的缩影——身经沙场的老兵,扛着武器和装备,却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忧心忡忡。

在高等技术学校和攻击集群的目标:拖拉机厂南面的一个砖厂之间是一个几百米的开放区域。

奥利希转过身来,拍下了学校的中央和南部校区。苏联的反击炮火或德军初步轰炸造成的爆炸产生的烟雾正在消散。一辆德制霍尔希参谋轿车停在已化为废墟的中心校区旁,这张照片清晰地说明了学校完全暴露在被炮火犁过的开阔空地上。

如今,原址已成为一所幼儿私立学校,坐落在建筑密集的郊区,从院子里看到的景观被茂密的树木挡住了。

随着战斗时间的临近,部队向前推进,与支援的装甲部队会和。右边是在前一张照片中看到的霍尔希轿车。

德军士兵们聚集在中央校区的边缘。他们将很快前进到面前的空地上,朝着他们的目标——捷尔任斯基工厂南部的砖厂——冲锋。

今天的和平景象掩盖了当年的历史,这曾经是一个爆发过激烈争夺和充满了血腥的战场。

与此同时,再往北几百米,第305步兵师第578步兵团在第14装甲师的一个装甲战斗群的支援下,正在攻打捷尔任斯基工厂的工人宿舍区。图中是第36装甲团第1营营长贝尔纳德索旺少校(Bernard Sauvant)指挥的坦克和半履带车正停在宿舍区的西头,等待第103装甲掷弹兵团的步兵肃清这些多层公寓楼。

在战时照片中看到的街道在1942年叫第二环路(Vtoraya Kolcevaya),但是战后整个地区被重新开发,又修了新路。这是现在的舒鲁辛纳街(Shurukhina)和近卫第95师街的交叉口。

工人宿舍区受到苏军近卫步兵第37师的严密防守,德军装甲掷弹兵在一栋又一栋建筑物之间进行了整整7个小时的激烈巷战,最后装甲车辆才能穿过碎石密布的街道。注意右边的变电站。

当主力部队向工厂推进时,第578步兵团的其他部队在居民点的边缘开挖阵地。在建筑物右侧的背街处,有两辆第245突击炮营的三号突击炮,它们与第244突击炮营一同支援第305步兵师此次进攻。

1415时,第14装甲师的先锋部队突破了苏军防线,向前推进,深入到拖拉机厂大门附近的空地上。当天结束的时候,578步兵团已经到达了工厂的西部边缘。这是一名第3营的机枪手,位于正门以西的阵地上,枪口朝南,随时准备迎接敌人的反击。

当年的位置在Kultarmeyskaya街,这条街后来改名为民兵大街(Opolchenskaya)。1942年时的斯大林第三学校的校舍已经修复,现在仍然是一所中学。

就在南边不远的地方,在工厂的马路对面,矗立着另一所中学,以塞尔戈奥尔忠尼基泽(Sergo Ordzhonikidze)的名字命名,他是一名老资格的布尔什维克党员,也是斯大林的亲密伙伴,死于1937年。该校舍也在战斗中严重受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