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迷案纳粹副元首驾机飞往英国谈判被判无期徒刑关到93岁

他是纳粹德国的副元首,而且文武双全,甚至连我们熟知的“嗨!希特勒!”和“元首”都是他的发明。

人们记得胖胖的戈林,记得希姆莱,记得海德里希,记得戈培尔博士,却就是没多少人对鲁道夫·赫斯有印象。

实际上,这是因为在二战前期的时候,鲁道夫.赫斯做了件举世震惊的大事,导致他被当时的纳粹党给“冷冻毁灭”了,上不了二战的舞台,自然也就耍不出泼天的名声。

鲁道夫.赫斯做了什么事呢?他在1941年开着战斗机炮到了苏格兰,然后找了个降落伞往下一跳……

这一出大戏简直淋得世人狗血淋头:鲁副主席今天的早饭吃了几根香肠?您老喜欢跳伞捷克意大利罗马尼亚波兰法国随便选啊!干啥非要跑英国去?想召唤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吗?

而且英国政府也没有给予其善待,天上掉下来的肥鱼,难道还送回去不成?于是鲁副元首就惨无人道的一直被关到1987年8月17日,这会儿已经93岁的老汉儿估计看淡了生死,上吊自杀了。

回首鲁副元首的前半生,简直堪称轰轰烈烈,比那个蹲在战壕里吸芥子气的小胡子强多了。

鲁道夫是正经八百的富二代,不过他的出生地是埃及,爱国德侨嘛,都懂的,而且赫斯家族在埃及亚历山大港还是个名门,鲁道夫的爷爷克里斯蒂安死时全城降旗默哀,鲁道夫的爸爸娶的是贵族的女子,鲁道夫自己生来就是要继承亿万家财的。

战争年代还能有什么理想?鲁道夫的下场与小胡子当年一样,很快被拉入了巴伐利亚步兵团,当上了一名光荣的大头兵。

后来的日子不就打仗呗,几场绞肉机战争下来,鲁道夫已经成为了步兵少尉,正式踏进了军官的门槛,这升官能力比小胡子也强多了。

说来也巧,鲁道夫在一次送信途中居然与小胡子认识了,两个通讯兵臭味相投,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小胡子甚至在受伤后,还去鲁道夫家中串过门。

战争快结束的1918年,鲁道夫又跑去开起了飞机,他接受了飞行培训并成为正式的飞行作战人员,据说当时他的偶像是戈林。

1918年11月1日,鲁道夫所在的飞行队与法国人进行了一次空战,这也是最后一次战斗,可惜鲁道夫战绩为0,他的偶像戈林在一战的总战绩是22架。

鲁道夫在战后混了一段时间,他此时在慕尼黑大学修习经济学,但人们称“鲁道夫这段时间根本读不进书,他成天与各种青年政治团体打架、闹事,还印刷一些辱骂犹太人的小本子到处发”,显然已经成为狂热的民族主义者。

1919年4月17日,“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成立,随即遭到了6万政府军围攻,5月1日这天,鲁道夫在战场附近看热闹,结果被人一枪打断了腿,哼哼唧唧养了很长时间才好。

1920年,不知什么时候起,鲁道夫与希特勒又联系上了,没事儿就跑去看小胡子这个“老战友”的从政演讲,越听越魔怔,敬仰之心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没多久就写了入党申请。

同年鲁道夫加入纳粹党,还写了篇文名为《谁是拯救我国之人》的文章,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希特勒的夸赞,什么“希特勒即德国,德国即希特勒”,马匹砰砰的飞。

因为和希特勒关系比较近,而且狂热的拥护希特勒,鲁道夫很快成为小胡子在纳粹党中的绝对心腹,还当上了希特勒的大秘。

1923年啤酒馆暴动,鲁道夫表现的非常英勇,他抄着MP-18冲锋枪给希特勒顶住大门。

但啤酒馆暴动还是失败了,混乱中戈林被枪打中,从此成了个胖子,希特勒被抓进了大牢,唯有鲁道夫跑得快,一口气溜到了奥地利。

偏偏这位老兄觉得不能让希特勒独自上演铁窗泪,于是他又跑回去找警方自首,说:“我就是希特勒的同伙,我是主要人员”,于是他被与希特勒关在了一起。

这俩好基友在牢房里也没消停,希特勒写《我的奋斗》,鲁道夫就帮着倒腾资料和润色、想段子、码字。谁叫他是秘书呢,整本书大都是希特勒口述后,鲁道夫再写成文字的。

真要讲文化水平,希特勒这个农村高中肄业生拍马也不及鲁道夫,他可是实打实的贵族精英教育出的学院生,精通数理化,就连慕尼黑大学都是他曾经常拜访的地方。

希特勒自然不会忘掉这段“亲密历史”,所以1933年上台后,鲁道夫随即成为纳粹党的副统帅,堪称戈林以下第三号实权人物。

希特勒为了表示对鲁道夫的信任,还赐下尚方宝剑,允许鲁道夫在党内问题上“一切问题都可以代表我做决定”。

鲁道夫也帮忙发明了一个新词汇——元首,然后他成为了副元首,后来对纳粹德国的一系列包装,如“嗨!希特勒”等词汇,也都出自鲁道夫之手。

在30年代后期,鲁道夫很积极和狂热的帮助希特勒完成了一系列攻略,像盖世太保制度、党卫军的扩张、吞噬奥地利,慕尼黑阴谋,闪击波兰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这个副手干的是相当到位。

关键是他还没什么野心,纯粹是个想实现理想的人,对希特勒是真爱,鲁道夫坚定的认为“国家社会主义”才是救世之路,所以被希特勒指定为“接班人”。

但是,随着纳粹彻底陷入军国主义的扩张节奏,鲁道夫也与希特勒渐行渐远。后世有人认为,愈发刚愎自用和独裁的希特勒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他这种姿态伤害了老黄牛一样的鲁道夫。希特勒更喜欢又能吹又能干活,但性格上又显得单纯的人才,比如隆美尔、邓尼茨。

1941年5月10日晚,名叫大卫·麦克莱恩的苏格兰农民发现有东西在他家田地里燃烧,慌忙跑上前去灭火,他发现这是架体积不小的飞机,黑不溜秋的机身上印着硕大的德军标识。

农夫在附近找到了一个跳伞者,他自称是阿尔弗雷德·霍恩机长,表现的相当平和无害,于是麦克莱恩的妈妈瞧他年纪挺大的,便给对方沏了一杯红茶压惊。

当军方的人得到消息到来之后,这个“阿尔弗雷德·霍恩机长”很快被带走了,然后他的身份被迅速敲定,他是鲁道夫·赫斯,德国三把手,纳粹副元首。

鲁道夫·赫斯知无不言,他表示自己是偷偷飞过来的,他驾驶着一架ME-110重型战机,从慕尼黑一个机场起飞,随后沿着莱茵河往北海方向飞行,伴着黑沉沉的夜雾,他仅靠海图和地图完成了一次高难度的陌生远距离飞行。

鲁道夫不仅躲开了德国空军,还躲开了英国空军,他一直飞到苏格兰因燃料耗尽坠毁都没被发现。

最后的时刻,他将战机倒转,打开舱门,然后奋力扒出不断下坠的飞机,完成了一次紧张的夜间跳伞。

鲁道夫原本的目的地是汉密尔顿公爵的“Dungavel House”,他希望能见到英国的实权人物,然后与对方“和谈”。

所以一见到抓捕他的军人,鲁道夫就不断的要求去面见汉密尔顿公爵,但他被告知“公爵今夜不在家,他正在皇家空军基地指挥对第三帝国的战斗”。

第二天的时候,鲁道夫的下场更加凄惨,英国人根本懒得理会他,虽然汉密尔顿与之草草见了一面,却对“和谈”置若罔闻。

英国人不断送话语中探这位德国“三号人物”的老底,当得知他根本没有得到希特勒的授权,希特勒也不知道他所谓的“使命”时,他被彻底抛弃了。

鲁道夫察觉到了这种变化,万念俱灰的他精神崩溃,在6月16日夜间爬上了楼梯高处,企图跳楼自杀,但没能得逞。

英国人随后囚禁了鲁道夫·赫斯,他被辗转多地运送,以避免被人发现关押地。英国人对外声称鲁道夫有精神疾病,将之送往相关的军事医院“治疗”。

可以想象,这个倒霉的纳粹顶级乘员遭遇了什么,几乎每时每刻都有英国的情报人员和各种“专家”跑来“治疗”,最后连负责他的主治医师都不得不宣布“暂缓事宜”,因为鲁道夫的精神病越来越深了。

但这没用,仍然有无数的人拿着条子追寻过来,哪怕对方是一个精神病,他们也希望能从病人的只言片语中找到有价值的情报,比如他对政局的见解,希特勒情况和私生活,希特勒会如何思考等等。

终于,鲁道夫·赫斯熬到了二战的结束,他在1945年10月被扔到纽伦堡参加战后审判,可能是因为仅1941年就退出了纳粹核心集团,法庭实在找不出什么能堆砌的罪状,所以鲁道夫·赫斯逃脱了死刑,但被判处无期徒刑。

就这样,鲁道夫成为斯潘道监狱中的第7号重囚,他麻木的待在监狱里,慢慢的煎熬着自己的人生,直到那些满手鲜血的战争犯们全都离开,当上了联邦德国的官僚,他也没能走出这个地方。有趣的是,最愿意帮他声援的居然是埃及人。

7号囚徒成了斯潘道监狱中最后一个囚犯,他在里面呆了20多年,除了经常怀疑饭菜会被人下毒外,待的还算比较安稳。

1987年8月17日,监狱的看守没有找到鲁道夫佝偻的身影,于是他们四处搜寻,然后在放风花园前发现了他——93岁的鲁道夫·赫斯正吊在一根电线上,随着花园中的轻风摇摇摆摆。

是什么让一个在监狱中耐住20年寂寞的93岁老人自杀?这件事毫无疑问激起了轩然,包括鲁道夫的儿子在内,许多人都坚称这是一次“谋杀”,有人为某些事封了他的口。

这又炒起了一波关于鲁道夫的热潮,人们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干得好好的纳粹副元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冒险开飞机空降英国呢?

当年英国的宣传机器并未放过赫斯,他被BBC的广播大肆报道为“纳粹党首出逃”,惹得德国上下一片轰动。

纳粹当局很快就进行了紧急应对,他们将鲁道夫手下的关系全部切断,然后迅速封锁了一切与之相关的消息,对德国民众声称:“鲁道夫·赫斯患有精神障碍,他经常出现幻觉”。

戈培尔博士在日记中也留下了对这段历史的记载,他十分担忧落到英国人手里的鲁道夫会成为英国人毁灭德国士气的王牌,而且他担心德国民众会对纳粹党提问:“这样的傻瓜怎么可能是副元首?”

好在鲁道夫本就是个不高调的人,1941年希特勒如日中天的形象和战将们出色的表现掩盖了“副元首”的身影,再加上他当时在纳粹党中的影响力已经断崖式下降,很快副元首就被纳粹宣传机器给埋掉了。

后世有些历史研究认为,鲁道夫·赫斯的所谓“逃亡”并非人们所看到的那么莫名其妙,他不过是个可怜的牺牲品罢了。

比如2011年俄罗斯莫斯科德国历史研究所的马蒂亚斯·乌尔(Matthias Uhl)就提供了一种说法:根据在俄联邦国家档案馆发现的纳粹德国资料所示,鲁道夫的副官海因斯·平茨在第二天早上给希特勒递交了一份报告,希特勒看了以后,表现的非常平静,而非恼怒异常的拍桌子,就好像他早就知道这回事儿。

平茨表示这件是是“事先与英国人已经安排好的”,鲁道夫身负说服英国的任务,要“利用一切手段与英国人讲和,即便不能与英国结成对付苏联的盟约,至少也要让英国中立。”

但无论是希特勒还是鲁道夫,都因为过于急切的想实现战略目标,以及过多的相信了英国人的“诚实”,导致做出了这种哑口无言的天真蠢事。

但许多西方学者并不相信这番言论,他们认为这是苏联过去炮制的假信息,是不可靠的,哪怕这是平茨亲笔写的,那也是他在苏联坐牢期间,根据苏联要求捣鼓出来的冷战宣传术语。

但其中的真真假假谁有说的清呢?以至于人们只能去真真假假的判断,是否鲁道夫当年为了挽救急速下滑的影响力而受到了英国情报人员的蛊惑?或者其中也有希特勒的影子,他只不过顺水推舟送副元首去死?

希特勒的另一个“亲密战友”贝托尔德·康拉德·赫尔曼·阿尔伯特·斯佩尔就这件事给出过不同的说法,这推翻了平茨关于希特勒“古井无波”的说法。

斯佩尔后来写了本回忆录《第三帝国内部》,在书中他如此写道:“他(希特勒)很烦恼,丘吉尔可能会利用此事大作文章,让德国的盟友觉得我们在单方面对敌人伸出橄榄枝”。

他还引用了希特勒当时说的话:“当我说赫斯不是以我的名义飞过去的时候,谁会信呢?他们会不会认为这是我在背后搞的什么阴谋!”

后来斯佩尔又爆出一个更大的猛料——鲁道夫·赫斯自己认为“飞往英国和谈”的想法是在梦中被超自然力量所激发的。这是关在监狱中时,鲁道夫亲口对斯佩尔所说。

英国的前外交大臣西蒙勋爵当年也见过赫斯,他在6月10日与鲁道夫进行过面谈,他表示:“赫斯是主动来的,他没有奉希特勒的命令,也没有得到希特勒的许可和知情,是他自己冒险来的。”

有意思的是,进入21世纪后,关于鲁道夫之谜的解读也越来越离奇,比如出现了美国拍卖行中的“300页解密资料”,以及“鲁道夫被几个神棍忽悠瘸了”的说法。

英国历史学家彼得·帕德菲尔德在《赫斯、希特勒和丘吉尔》一书中声称,找到了一些捷克人的日记,里面提到了英国人给鲁道夫下套的证据。

2010年时,一个自称父亲曾是情报人员的芬兰人表示,就是英国情报人员给德国人下了套,而且他的父亲参与了这次大忽悠行动。

但是英国方面公开了二战的一些资料,以证明其情报部门干净的如同处女,并没有在当时搞什么忽悠鲁道夫的行动。

但军情5处解密的文件确实又被人扒出了内容,鲁道夫·赫斯在1940年让顾问阿尔布雷希特给汉密尔顿公爵写了一封信,其中隐含了会面密谈的意思,英国情报人员截获了信件并威胁了汉密尔顿,之后利用他给德国人设套。

只不过在资料上显示,这个计划被驳回了,而且他们并不知道对面是鲁道夫·赫斯。分析者认为,英国人在故意遮掩,因为这些情报文件有缺损,存在被清除和销毁的内容,而且依然有未公布的绝密内容。

汉密尔顿公爵的儿子詹姆斯·道格拉斯·汉密尔顿(James Douglas Hamilton)曾经发起过解谜的呼吁,他要求政府公布剩余文件,彻底让真相大白,但没有下文,显然英国政府未予理会。

在阴谋论者看来,这些被藏匿的文件可能将揭开一个世纪大阴谋,如英王乔治六世、汉密尔顿、希特勒甚至还有很多英国上流人士都会被牵涉其中,之所以死不公布,就是为了保存这些人的脸面,毕竟当年英国与德国“和平”只有一步之遥。

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报纸文章上表示:“他是自愿来找我们的,虽然没有权力,却有一种特使的气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