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日杀人最多纪录纳粹女看守落网过程

1979年,在西德杜塞尔多夫市高等法院,一场针对前纳粹玛伊达奈克集中营看守、纳粹医生的审判正在进行。被告席上站着一位身材高大、强健的妇女,她的大名是赫尔米娜·瑞恩·布隆施特奈尔。读过美国畅销小说《巴西来的孩子》的人,很可能会对书中那位刺穿少女、扼杀婴儿的纳粹集中营女看守留下较深刻的印象。其实,前者正是后者的原型,只不过布隆施特奈尔的罪恶比书中提及的更多、更重,被她折磨、杀害的人,不是几个人,而是两三千。

赫尔米娜生在维也纳,不到20岁就接受了纳粹主义,并很快成为一名狂热打手。为了培养赫尔米娜当一名集中营女看守,上级选送她到拉芬斯布吕克接受培训。结业后,她先到奥斯威辛集中营女囚营当看守,一年左右又被调到玛伊达奈克集中营女囚营,开始任舍长,以后因忠于职守,升任女囚营副看守长。她拷打女囚之凶狠,在整个集中营里是有名的。赫尔米娜有许多折磨人的花招,比如:在严寒的冬夜,她会逼迫有过失的女囚在室外罚站,一站就是一整夜;女囚要是犯了重一点的过错,让赫尔米娜遇到就有丧命的危险,她会把女囚捆在树上,然后往身上大泼冷水,十有八九,女囚的结局是活活冻死。战后一位当年的女囚愤怒地控诉:“更恶毒的是,赫尔米娜经常大批挑选精疲力竭的女囚赶进毒气室处死,一年中她就挑选了1700多人。”女囚们不知晓的是,赫尔米娜还犯下更不可饶恕的罪行,她和集中营司令官利勃亨舍尔、女囚营看守长爱尔萨·艾利希一同策划了1943年11月3日对8万名犹太囚犯的大屠杀,创造了纳粹分子一日内杀人最多的纪录。

二战结束,赫尔米娜回到家乡维也纳潜藏,后来在一家旅馆当洗衣女工。1959年,她随一名退伍的美军上士回到纽约,二人很快结了婚。1963年她又堂而皇之地获得了美国国籍。

一晃12年过去了。一天,赫尔米娜开车拐弯时把一位横穿街道的老太太刮倒,幸而伤得不重。赫尔米娜急忙下车把她扶起,惊慌之中,她下意识地用德语说了声“抱歉,实在对不起”,不料老太太端详了她老半天,竟问道:“夫人,您是奥地利人吧?”“啊,对,对。”赫尔米娜回答道。她忽然觉得不妙,忙改口:“您看,我是慌的,我哪里是什么奥地利人,我不过是在奥地利旅居过几年,我从来就是美国人。”老太太鄙夷不屑地笑了笑,满怀自信地走了,不过她记住了赫尔米娜的汽车号码。赫尔米娜也感觉不对劲,心中暗想:这个老太太我好像觉得眼熟。

赫尔米娜的感觉没错。这个老太太曾当了5年集中营囚犯。她曾被赫尔米娜踢过,抽打过,那年冬天还被她绑在树上泼冷水。很幸运,她活到了战后。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报仇,要抓到那个女魔——赫尔米娜。真是苍天有眼,让她找到了仇人。

而后,她找到了维森塔尔中心。与纳粹战犯不共戴天的维森塔尔热情地接待了她,并答应帮助她获取证据。几个月之后,老太太被告知,赫尔米娜就是布隆施特奈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