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斯佩克特假说”警示科研诚信的价值

诚实守信是科学道德的基本要求。科学研究的目的是探索客观真理,真理往往隐藏在各种表象背后,需要科学工作者用他们严谨而又富有想象力的思维,通过反复的实验挖掘出来。不管研究的过程怎样,取得的成果如何,每个科学工作者只有诚实地发布他的发现,客观地陈述他遇到的问题,并确保证据的有效性和准确性,才是坚守了科学道德,才能为科学作出贡献。无论他最终的研究是成功或失败,是全面攻克还是局部解决,是立论、驳论还是假说,都将是有意义、有价值的,甚至是杰出、伟大的。

“斯佩克特假说”是当代科学史的一个重大造假行为,警示着科学道德“反欺骗”的基本诉求。1981年5月,在冷泉港实验室召开的一个学术会议上,康奈尔大学一位24岁的研究生斯佩克特,向与会专家讲解了他的最新致癌理论激酶级联说。这个新理论的思路是那么清晰,实验数据是那么确凿,科学意义是那么重大,马上被认为是一个诺贝尔奖级的重大成果。斯佩克特与导师拉克尔联名将这一理论发表在1981年7月的《科学》杂志上。

许多著名的研究人员都转向这一热门,但他们并没有下苦功去重复斯佩克特的实验,而是把自己的试剂交给斯佩克特去测试。然而,慢慢地,人们发现斯佩克特的实验结果别人无法重复。后来,与他同系的一个病毒学教授终于戳穿了他伪造实验结果的造假行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斯佩克特伪造实验结果的事实千真万确,可他的理论却具备一定价值。有人说,如果斯佩克特只把它当作一个假说写出来发表,而不是弄虚作假去“证明”,他就会被公认为天才;不做假证明,“斯佩克特假说”或“斯佩克特猜想”将受到该领域科学家的重视和敬畏;这个假说或猜想无论由他还是别人证明,都将成就斯佩克特的伟大。而不是作为一个反面教材,被钉在科学史的耻辱柱上。是不诚实使斯佩克特远离了伟大。这就是“斯佩克特假说”的警示:以假证明的愚蠢葬送了真假说的价值,并彻底毁了造假者的人格和尊严。

诚实守信是保障知识可靠性的前提和基础,在科研工作中不能容忍任何不诚实的行为存在。科研工作者在项目设计、数据资料采集分析、成果公布以及在立项、评审等方面,必须实事求是;对研究成果中的错误和失误,应及时以适当的方式予以公开和承认;在评议评价他人贡献时,必须坚持客观标准,避免主观随意。

科技进步和创新需要每一个科技工作者遵行诚实守信的科学道德,以自己的操守尊重科学、崇尚理性、实事求是、谨言慎行。“斯佩克特假说”固然让人惋惜,但愿斯佩克特以惨痛教训换来的警示,让科学工作者铭记诚信的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