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卢宁军 中国参加巴-达拉力赛第一人

综合体育赛车其他赛车巴黎-达喀尔拉力赛比赛动态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 【关闭】

1月3日,卢宁军蹲在地上,指着303号赛车上的带有浓厚中国味的徽标,向西班牙电视台介绍中国和他的中国产帕拉丁赛车。滨岩/摄

从巴黎到达喀尔,卢宁军艰难地前行,四站之后,其排名仅仅在第98位。但在西班牙卡斯特隆与他的巧遇,让我们体会到了作为第一个正式参加巴-达拉力赛的中国人的艰辛和激情。他缺乏经验,他的装备还不够专业,他和他的国产坐驾的目标很现实而宏大,那就是,为中国完成世界上最艰难的拉力赛。

卡斯特隆,瓦伦西亚大区的一颗明珠,那里拥有畅销全世界的磁砖,在今天的中国,大部分西班牙地砖和磁砖都来自这座城市,此外这里还生产扬明世界的橙子,著名的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五星酒店丽兹连锁,都专用这里金灿灿的橙子。尽管如此,只有10万人的卡斯特隆,还是承受不了如此大的轰鸣。1月3日,小城酒店爆满,热爱马达的人们露宿街头,由民间自发组织的越野和摩托车队在城市当中呼啸而过,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警察们都变得宽容和“可爱”。

没有人会忘记沙滩,尽管这一天卡斯特隆的气温比平常要低,但是,拉力赛的巨大吸引力,还是使佩里特海滩人头攒动。为了《足球周刊》一个关于里克尔梅的特别策划,我也不小心被卷入这个城市拥挤的人流。在足球圈里很多人都知道,里克尔梅不好装饰、不爱名牌,但是他的保时捷新款吉普,让整个卡斯特隆侧目。于是,在认识一个“车手”之前,我们决定先去见识一下车的海洋,因为这一天卡斯特隆人都会把自己爱车开到海滩去“做秀”。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因为一辆702号赛车(为303号赛车服务的工作车)的出现,而变得“无足轻重”。这是一辆充满中国文字的赛车,“中国制造,锐勇出征”的醒目字样不但吸引了我们,也让很多当地人驻足观望。透过车窗,一个小棕熊在下面,挂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车座上,还散乱地搁着许多来自中国的信件,车尾上“豫AQ5903”的车牌特别醒目,我们即刻判断,在这支庞大的车队中一定有中国人。当时,同行的瓦伦西亚前技术总监比罗冲多大喊:“没错,中国人,这是中国人开的车。”于是,我们向尼桑的技术人员打听来自中国的车手,法国人很勉强地拼着“卢宁军”的名字告诉我们,“这个人正在参加比赛。”

我们向海边的比赛场地跑去,一个扬声器高喊着一个人的名字,拼音听不清,但我们能准确地听出里面喊的是:“中国车手来了”,一眼望去,303号车虽然动作有些生硬,特别是在急转弯时技术运用不如国外车手,而且直觉告诉我们,车的性能不如其他车队。尽管如此,沿着整个防潮堤所形成的人墙还是传出阵阵呼喊和掌声。卡斯特隆人第一次见证了中国车手的无畏,而这对于今天的汽车拉力赛来说,是最难能可贵的。

瞬间,303号车消失了,我们立即赶到汽车保养中心,在那里我们才见到了人们所说的“中国车王”卢宁军。当我告诉他我是体坛周报的记者时,卢宁军显得非常激动。在这名饱受旷野和孤独折磨的越野车手脸上,我们看到的是一双充满激情的眼睛。

这时候,我不由得想起西班牙著名车手桑斯说过的一句话:“我之所以选择这项运动,是我想逃避人群和喧闹,但是,开了很久后,我开始讨厌那些熟悉的路和灌木,我多想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没想到很多的熟悉的人们知道,我还活着。”

卢宁军一位非常热情的人,除了为《全体育》拍摄了一组图片之外,还对本报记者和央视记者讲述了自己内心的委屈和感受。他是如此酷爱自己的“职业”,十句话里有九句都离不开他的车、轮胎、车速、安全性能以及赛前繁杂的准备工作。从这张朴实的脸上,我们不仅看到了大勇,也看到大智。

卢宁军应该也有很多满足,孩子们围着他索取签名,不是因为他出色的车技,而是因为他来自一个古老的国度。卢宁军的出现,标志着中国已经深入到体育的各个领域之中,虽然他们跌跌撞撞,但他们已经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卢宁军也有他的不幸,作为拉力赛还没有进入职业框架的中国车手,他会开得比谁都累。半路出家的卢宁军,要想真正走入国际赛车界,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说,哪怕是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比如说,拥有更多机会去熟悉赛道;比如说,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在赛车行当中的位置……

之后,当卢宁军向摩洛哥驶去的时候,我们就汽车拉力赛请教了卡斯特隆组委会的副主席罗吉先生,他说:“很遗憾,我没能认识这位中国车手,但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选手。我觉得虽然他的成绩不会给很多专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我想强调的是,他代表了一种精神。而我相信,这种精神在快速发展的中国也得到了强大的支持。拉力赛的诞生和继续存在下去,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延续一种意志和毅力。在这一点上,我始终与技术流派对立。过多地强调马力,过分地改进赛车,不是举办这项赛事的本意。我认为,拉力赛赛道上,再多出几个卢宁军这样的人,就是我们的胜利。”

在卡斯特隆,卢宁军完成他在欧洲的最后一站,他驾驶的303号车排第92位。尼桑车队的维里尔斯在西班牙卡斯特隆成了这一站的“王者”。下午,车队乘船渡过地中海的直布罗陀海峡,顺利抵达摩洛哥的坦格尔。在卡斯特隆的海滨,卢宁军感受到了大西洋的海风,风虽然没有给车队的前进造成困难,但是安营扎寨却不是轻松的事。离开了欧洲的风雪,等待他的是非洲的狂沙。

4日,从坦格尔到拉希迪耶,752公里,其中特殊赛段75公里。这是达喀尔拉力赛进入非洲大陆的首个赛段,某种意义上说,巴黎-达喀尔拉力赛才算真正的开始。很多车手都十分喜欢在沙漠中比赛,因为这样更加刺激。但卢宁军与第一集团的差距却越拉越大,他的成绩在小幅度的上升之后又回落了,当天以1小时07分27秒的成绩下滑到第107位。他目前的总成绩为1小时52分35秒,排在第98位。北京时间1月5日,拉力赛将进入第五赛段,从拉希迪耶到瓦尔扎扎特,全长575公里,其中特殊赛段337公里。卢宁军面临着更大的考验。滨岩(来源:体坛周报)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 【关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