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获大书奖又得了鼻子奖:斯捷潘诺娃的《记忆之记忆》两连胜

一本2017年出版的俄语超级小说获得了2018年俄国最重要的文学奖和2019年俄国的第一个文学大奖。

今年四十六岁、声誉极高的诗人和小说家玛丽亚·斯捷潘诺娃以所著《记忆之记忆》获得了上周颁出的第十届鼻子奖。

《记忆之记忆》厚四百零八页,很难一下子说清它的内容。当然,这是一本关于记忆的小说。斯捷潘诺娃借助信件、日记、文件、照片、图书、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和难以证实的传说,从点点滴滴的记忆片断入手,让家族内一个个先辈开口讲话,述及从俄国革命前开始的三代家史,揭示出众多普通知识分子的命运,他们算不上风云人物,不足以流芳千古,也未曾遭遇值得大书特书的劫难,但他们的人生仍与政治和时代不可分割。

《文学》杂志力赞《记忆之记忆》是“每十年才出一部的元小说……创立了一个全新的体裁,讲述了记忆、时间和历史之间的关系”。

“当代俄国是一个‘后记忆’的国度。”斯捷潘诺娃在2017年这样告诉《洛杉矶书评》的辛西娅·黑文。

鼻子奖的名称取自果戈理的短篇名作《鼻子》,也是俄字“新文学”的缩写,2009年果戈理诞生二百周年时创办,2010年首次颁奖。

《鼻子》见于《彼得堡故事》,由升天大街的理发师伊凡·雅柯夫列维奇早晨在自己的面包里发现国家干部柯瓦辽夫鼻子的奇事讲起。

去年的鼻子奖得主是新锐作家弗拉基米尔·索罗金的小说《马纳拉加》,中华读书报2017年3月29日曾以《焚书:一份后现代地下文学食谱》为题,刊文介绍了此书。

翻译家孙越和徐永平已为中信出版社译出《马纳拉加》,有望今年在中国内地出版。

著名的后现代作家维克多·佩列文以其第十五部小说《艾法克10》(iPhuck10)获得了今年鼻子奖的读者选择奖。

故事发生在二十一世纪下半叶,世界面貌大变,美国分裂后的美利坚合众安全空间和北美邦联、欧罗巴哈里发国、俄国和东亚超级大国统治了全球。由于济卡病毒的蔓延、试管婴儿技术的成熟、女权主义的兴旺、政治正确的确立、人民道德水平的提高和相关法令的颁布,人类已不再身体力行地从事,与未经政府批准的对象发生传统的两性关系实属犯罪行为,于是,安德罗金和艾法克两种主流系统带来的虚拟现实取代了劳民伤身的实体活动。虽然安德罗金的用户可能有更多的选择,但艾法克10是市面上最昂贵、最受爱慕虚荣者追捧的虚拟设备,也是主人公、文人兼计算机警察波尔菲里·彼得罗维奇正在写的侦探小说的书名——他既要打击犯罪,也要写小说补贴警局的办案经费。艺术评论家玛鲁哈·曹(真名玛拉·格涅德赫)爱上了彼得罗维奇十七岁的变体,同时利用彼警官的工作之便,获取“石膏时代”(即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品信息,但一场利用人工智能伪造经典名画的特大阴谋即将败露。

佩列文1962年生于莫斯科,喜欢中国古代哲学,素有隐士之风,几乎从来不与媒体和读者交流。

他的前一部小说《玛土撒拉的灯:又题秘密警察与共济会的终极之战》曾入围2017年大书奖十部作品的决选名单。中华读书报2016年9月在此书上市时亦曾刊文介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