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覆没4名女机要员命运坎坷其中一人惨遭蹂躏活埋

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南方八省的红军及游击队1万余人改编为新四军,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项英实际履行政委职责,且担任东南局书记,而叶挺是非党军长)。

1938年7月,叶挺和项英带着军部机关人员来到皖南云岭扎根落脚之后,不少慕名而来的进步青年纷纷加入新四军。其中,施奇、毛维青、汪企求、周临冰被招录到军部机要室,经过短暂的书记员培训,成为军部叶挺身边第一批女机要人员。

新四军在江浙一带的敌后游击与发展壮大,招来了日寇及汪伪的频繁扫荡,也引起了蒋氏的忌惮。要知道,江浙一带是老蒋的发家之地,他不能容忍新四军在那里做大。

1940年8月,朱德、彭德怀在华北发起百团大战,配合正面战场抗击日寇,老蒋一方面惊恐八路军实力的扩充,另一方面也暗自起了限制我军在敌后发展壮大的杀心。老蒋指示第三战区的顾祝同、上官云相,要随时做好重兵围歼皖南新四军的准备,只待他找好动手的由头,就大开杀戒。

以抗战领袖自居的老蒋玩弄了一个调虎离山的计谋,给新四军下达了一个十分荒唐的命令,要求江南的陈粟、皖南的叶项限期开赴他划定的黄河以北作战地区。

对于皖南新四军的处境和老蒋的觊觎之心,延安方面也是洞若观火,但为了顾全大局,减少冲突,主席多次指示项英要尽快率部退出皖南,向北发展。几经交涉,老蒋和顾祝同给项英划了一条从云岭出发、一路向北,在繁昌、铜陵等地北渡长江的路线。

对于主席的催促,项英有自己的想法,称军部的北移还没准备好,且担心军部按照老蒋指定的路线北移,很可能是一个圈套等,没有及时转移。

不管怎么说,处在皖南蒋顽军的层层包围和虎视眈眈之中,都是十分危险的事,随时可能被包了饺子一口吃掉。从主席一再催促,也看可出他的焦虑。

项英的顾虑也有原因。按照老蒋的指令,陈毅、粟裕从江南一带率部7000余人北移,没想到刚刚渡过长江,就遭到韩德勤部3万多顽军的围攻。这对准备奉令北移的项英而言,无疑是一个前车之鉴。

有了陈粟部的教训,项英越发觉得,老蒋给他指定的北移路线是一个暗藏杀机的陷阱,不能一味听从、自投罗网。沿着老蒋划定的北移路线,从当时敌伪顽犬牙交错的斗争形势上看,确实是一个坑,一是从云岭直插铜繁一线,沿途有日军多道封锁线进行截击,若在渡江中遇到日军巡逻的舰艇,那就无法偷渡了,甚至还有被腰斩的危险。二是很可能引起桂系军队的误会,以为新四军要趁着北移之机夺取他们的地盘。若与桂系冲突起来,这也是正好中了老蒋的借刀杀人之计。

所以,面对主席的催促,项英权衡利弊、按兵不动,是有难言之隐的。万一把皖南的9000多新四军送入老蒋的虎口,那也是担待不起的。

为了避免上老蒋的当,项英决定新四军的皖南部队先从云岭折向东南,避开老蒋指定的路线,然后在一路北移,渡过长江。

1941年1月6日,项英率领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皖南部队9000余人,行军至泾县茂林地区时,突然遭到顾祝同部8万余人的袭击。

惊闻老蒋举起了屠刀,叶挺被扣、项英牺牲,周公义愤填膺写下“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茂林遭袭后,叶挺临危不乱,指挥各部抢占有利地形,就地展开反击,冒着敌人的炮火,攻击前进,试图杀出一条血路。叶挺身边的4个女机要员则紧张地收发机要文件,以保持军部和延安及被围部队的联系。

后来,看到情况越来越紧急,叶挺和项英便决定被围部队分散突围,能突围多少就突围多少,实在突围不出去,就上山打游击。

看到9000多人的部队被打得七零八落,项英十分痛心,队伍被打没了,他也难以向延安交代。

4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也要跟着他上山打游击,过风餐露宿、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苦日子,项英于心不忍,他对4人说:“早知今日,还不如让你们提前从后方这条线上转移出去,现在你们要跟着我吃苦头了。”

随后,跟着项英,叶挺身边的4个女机要员也上山躲了起来。由于敌人反反复复地搜山,4人与项英失去了联系。按照项英事前商量的办法,她们若走散了,可自己去找附近的老乡或我军的地下交通站,躲过敌人搜捕的风头后,再找机会转移出去,到江北找陈毅、粟裕的部队。

与项英走散之后,4人在深山老林中躲了好几天,没有吃的,就找些山上的野果子、小虫子吃。在一次敌人的搜山中,她们还是暴露了,其中周临冰因脚下一滑,掉进了一个很深的草丛,没被敌人发现。等敌人走远了,她钻了出来,专挑偏僻小路走,一路走、一路躲,最终找到了与我军有统战关系的陆绍泉家里,在他家的阁楼躲了40多天。敌人撤围之后,陆绍泉又委托一位做珠宝生意的朋友,把周临冰带到了浙江诸暨,后来周临冰又辗转来到江北,几经周折终于找到陈毅粟裕的部队。

被敌人发现后,毛维青、施奇、汪企求拼命从周临冰的躲藏处向前跑去,毛维青、汪企求因体力不支,被敌人追上抓了起来,施奇东躲西藏,幸运地脱身。

不甘心的敌人为了搜捕施奇,顾不上吃饭,分头在施齐藏身的附近搜索来搜索去,一直折腾到天黑,才收兵回去。

敌人走后,又累又饿的施齐摸黑走了出来,借着月光,抄近路来到老乡家里找吃的。好心的大娘赶紧给她做饭吃。刚刚吃好饭,不远处的山路上开来了一辆汽车,在经过大娘家门口的时候,汽车忽然停了下来,车上跳下了不少敌人找水喝。

这些敌人一看施齐衣服被刮破、身上有伤痕,便断定她是那个漏网跑掉的人,说她害得他们气喘吁吁,还漫山遍野搜来搜去。为了出气,这些敌性大发,当着大娘的面,把施齐奸污了。这些兵痞把施齐折磨得奄奄一息,才把她押送到顾祝同第三战区的政工队。这些兵痞原本就生活放荡,施奇被蹂躏之后,染上了梅毒,下身溃烂,身体日益衰弱。但无论敌人怎么审讯,她都没有吐露机要员的身份。在第三战区的政工队,敌人费了不少的心机,也没能从施齐身上审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便气急败坏地在1942年6月8日深夜将她残忍活埋。施齐烈士牺牲时,只有20岁。

毛维青、汪企求被捕后,被关押在上饶集中营。毛维青利用在上饶演出的机会,以排戏为由,趁敌人看守松懈时逃了出去,找到了浙东游击队。

汪企求在上饶集中营被敌人杀害,一同被杀害的还有75名新四军指战员。被杀害时,汪企求年仅19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