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重要的茶树起源中心 云南普洱景迈山古茶林申遗成功

北京时间9月17日20时许,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召开的第45届世界遗产大会传来消息,中国申报的项目“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通过大会审议,成为中国第57项、云南省第6项世界遗产。

第45届世界遗产大会于9月10日至25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召开。今年的世界遗产大会共审议提名项目50项,审议通过的项目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在审议新增项目之前,大会审议了《世界遗产濒危名录》58项遗产,并对《世界遗产名录》中205项遗产的保护状况进行了审议。在7月23日“敖德萨历史中心”遭受破坏之后,乌克兰又有两项世界遗产因为战争威胁而被列入《世界遗产濒危名录》。

本届世界遗产大会,中国仅有一个申报项目接受审议。我国2020年提交的“巴丹吉林沙漠-沙山与湖泊群”和2022年提交的“黄海-渤海湾沿岸候鸟保护区(第二期),今年5月和6月刚刚完成实地考察,晚于此前的计划,将推迟到2024年大会时审议。我国的新申遗项目”北京中轴线:中国理想都城秩序的杰作后续也将会接受实地考察和评估。

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惠民镇,是我国西南边陲的一处多民族茶文化景观,距离昆明市区约400公里,距离中缅边境仅18公里。景迈山是著名的“六大”普洱茶山之一,山上生长着目前世界上所发现的保存较完整的千年万亩栽培型古茶林。千百年来,世居于此的布朗族和傣族与茶相伴相生。

景迈山位于北回归线附近,巨大的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阻挡了来自西北的寒流,增加了降水,茶树的始祖——早期的中华木兰得以避过第四纪冰川在此幸存延续。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景迈山所在的澜沧江流域相继发现了宽叶木兰化石(3540万年)、中华木兰化石(2500万年)、野生茶树(2500万年)、野生-栽培过渡型茶树(1500年)和大规模人工栽培型茶树(1300年)的实物例证,证明该地区是全球重要的茶树起源中心。

据《布朗族言志》记载,景迈山古茶林驯化和栽培已有约1840年的历史。据景迈山缅寺碑记载,景迈山大面积种植茶园始于傣历57年(696年),距今已有1300多年。在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的云南普洱景迈山古茶林申遗宣传册上,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被称为“一位历史的老人”,“向世人讲述着野生茶树如何被我们的先民发现、训话并沿着斑斑的茶马古道源源走向世界的故事,以及先民们认识自然、利用自然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高超智慧。”

景迈山古茶林是世界上现代茶园种植技术普及前传统的“林下茶种植”方式保存至今的实物例证和典型代表。当地先民会在雨季来临之前,将嫩小的茶枝靠近寨子的林地中的空隙处并悉心照料,茶树苗逐渐长大,变成了茶林地,这种方式简单、低成本,并具有原生态的特点。云南大叶茶是耐荫、喜温、喜湿的作物,当光照强度大刀80%左右时茶树达到最佳生长状态与最大产量。景迈山先民逐渐认识到茶树的生长习性,他们在天然林中砍除部分乔灌木、保留一定的遮荫乔木,然后栽种茶树,养护茶园。这种古老而特殊的林下种植技术使得古茶林呈现出明显的乔木层-灌木层-草本层的立体群落结构。

布朗族、傣族先民以古茶林为核心,对山区土地集约利用和合理布局,创造出茶在森林中、村在茶林中、耕地和其他生产活动在茶林外的智慧型山地人居环境。景迈山古茶林与古村落之间保持着特殊的布局。水源地在山顶,古茶林和村落在山地的中部,外围的防护林可以防止冬天低温和病虫害传播。耕地在低海拔地区,水源充足,避免种植过程中对古茶林的干扰。

遗产区是景迈山古茶林、传统村落最为集中的区域,面积达72平方公里,包含5片规模宏大、保存完好的古茶林,和分布其中的9个传统村落,以及古茶林之间的3片分隔防护林。

景迈山平均海拔1500米,由于热带季风气侯的作用,当地四季温差变化较小,年平均气温在18摄氏度左右。景迈山拥有古茶树生长的黄金地理和气候条件,另一方面,因为景迈山的山花烂漫、云海翻涌,它也是许多风光摄影爱好者和旅行爱好者的重要目的地。

2004年以来,当地政府改善基础设施,修缮村落老房,以“山共林、林生茶、茶绕村”的原则,保持景迈山的景观。2010年,云南省普洱市政府正式启动“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申遗工作。2012年以来,景迈山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先后获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中国传统村落、国家森林公园、国家4A级旅游景区等。2021年初,“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成为2022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

景迈山也是茶马古道的重要节点。茶文化研究者周重林曾在2009年参与撰稿国家文物局项目《茶马古道文化线路遗产报告》。在他看来,景迈山在云南的众多茶山中并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也不是茶树资源最多的,其脱颖而出的原因,与茶山给人类生活作出过杰出贡献有关,这一点与以色列“香料之路”、阿曼“乳香之路”相似。

茶文化研究者周滨不久前探访了景迈山的古茶园,在《茶味的巅峰》中,他提到,景迈山几乎家家户户以茶为生,这些年,古茶价格飙升,当地人坐拥茶山而富,呈现出与其他中国内地农村截然不同的景象。景迈山很少有当地人出外工作,更多是需要从外面招季节工,甚至有一些缅甸人也会来到景迈山打工。

第45届世界遗产大会总共需要审议50个项目,包括原定于2022年俄罗斯世界遗产大会上的24个项目,以及今年的26个项目。这50个项目中,有45个新报(含补报和重报)项目,其中建议“无保留列入”的有28个,“补报”的8个,“重报”的8个,“不予列入”的1个;其余5个为边展(边界重大修改)项目。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是建议“无保留列入”的项目,因此其申遗成功在意料之中。

在审议新申报项目之前,大会审议了《世界遗产濒危名录》58项遗产,并对《世界遗产名录》中205项遗产的保护状况进行了审议。乌干达卡苏比的布干达王陵,因保护状况改善,于本次会议解除了濒危。乌克兰有两项世界遗产则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它们分别是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及相关修道院建筑群、基辅洞窟修道院,以及该国西部重要城市利沃夫的历史中心建筑群。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这两项世界遗产“因受到战争的威胁而陷入危险之中”。

俄乌战争导致乌克兰文化遗产和历史古迹受损严重。2023年1月,位于黑海西北岸港口城市敖德萨的历史中心被紧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和《濒危世界遗产名录》。7月底,该遗产地遭到战火殃及,其中一座主显圣容主教座堂遭到严重破坏。此番又有两项世界遗产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也使得它们有机会获得更多国际社会的关注,以及技术和财政援助。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世界遗产大会将会面对的一个重要话题,就是关于展现人类战争等“黑历史”的遗产是否有资格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本届大会将审议三项“与近期冲突记忆相关的遗产”,它们分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墓地和纪念地(比利时和法国)、ESMA博物馆和纪念地——曾经的秘密拘留、折磨与处决中心(阿根廷)、种族大屠杀纪念地:恩亚玛塔、穆拉姆比、吉索兹和比赛赛罗(卢旺达)。

在上一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世界遗产中心和咨询机构曾多次指出,该主题遗产性质与《公约》的目标、范畴存在矛盾,但世界遗产委员会和缔约国依然决定,本着“一事一议”的原则,对遗产申报项目进行评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