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翦美人》松风归月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9-11-02 21:00:01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她姿态优雅,碎发落至莹润玉耳,旁边的宫女们不由自主屏住呼吸,看那娇艳鲜嫩的桃花瓣落入美人白皙如雪的指尖。

殿外鸟儿掠过枝头,压在窗前的古树枝丫上,没有和翦姬待在一块的,在外面守着无所事事的宫人们一下子沸腾起来,窃窃私语。

翦姬睫毛微颤,如烟波秋水的眸中泛起微弱波澜,手中动作却不变,仿佛没有听到宫人的传唱声。

“小心点,跟上。”乌温冷声对身后抱着赏赐的侍从们说道,一转脸,却挂上了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恭喜美人,王上今晚召美人去虺祝宫。”一道颇具喜气的阴柔声音兀地响起,翦姬指尖一顿,卷翘睫毛上下翕动,轻轻望了过去。

见一内侍,腰间佩剑,面庞柔美似女,笑着眯起了狐狸眸。来人喜气洋洋,与桃夭宫荣辱与共般的。翦姬不急不躁,轻轻放下手中桃花枝。

乌温见她不似孟夫人那样,急躁无礼仪,又见翦美人安静如兰,像易碎的华美珠宝,不自觉便又和气许多:“乌温奉王诏来为美人送来美玉华服若干。”

翦姬眨了眨好看的眸子,像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同时乌温指着侍从手里的东西一件件道:“这是红玉錾金盘,这是周绣锦裙,这是······”

见大监说完后,笑眯眯地走过来,翦姬这才回了神,心思转了转,翦姬笑着起身,柔柔行礼,不卑不亢,“谢过乌监。”

翦姬见这架势,便明白了个七七八八,虞王赵螭估计是想要她侍寝了。只是翦姬不太了解的是,赵螭这些日子像当她不存在那般,一直都不招惹她,怎么突然想起召她去侍寝了?

想起侍寝,翦姬心乱了一分,但很快平静下来。翦姬一直知道自己是美的,虞宫放着如此美人,赵螭若是不想碰,那才有问题。

虞宫中大多数人面对乌温都是小心谨慎,毕竟这位乌监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的和蔼。而翦姬对这位跟在赵螭身旁的大监礼貌却又疏离,翦姬虽是孤女,但她吴国翦氏之后的名义,却是货真价实的,她虽装的和善,但有时不免有些疏离。

但翦姬即使没有这层身份,她与生俱来的美貌,让她拥有高傲的资本,她总是不需要对人过于谦卑。面对赏心悦目的美人,人们向来是不怎么苛刻的。

乌温突然眯着眼笑道:“听那些混小子们总说美人气度不凡,仪容优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待桃夭宫的宫人们收好随礼后,乌温噙着和善笑意,接着亲自将虞王的玉佩呈上来。

青色玉佩,镂雕行龙。甫一入手,只觉冰凉无比,竟像是捂也捂不热。行龙雕刻,霸道十分,翦姬指尖一颤,下意识便猜这玉佩是否是虞王的。

若是虞王的,那玉佩赠人,向来表示爱意,翦姬微垂眼帘,她尚未摸清那位虞王的想法呢。

翦姬很快回过神,看到乌监的神色,心中一动,她指尖轻轻颤抖,动作轻缓,将玉佩捧在心口,美眸流转,轻轻柔柔,低声:“替我谢过王上。”

美人长睫下的那双眸子像会说话一样,欲言又止,勾的人心痒痒的,满眼都是对玉佩的珍惜。

绘制着各国争野战局的巨大羊皮地图被随意挂在墙上,野兽铜台烛火明明灭灭,赵螭懒懒坐着,“来人,上酒。”

乌温刚走到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这样的一句话。接着又有优伶的说书声抑扬顿挫传到耳旁:

“吴齐燕畏惧虞国,合纵不攻自破,三国各向献百里土地,其中吴国又向虞王献绝世美人翦氏,翦氏女花容月貌,见之忘俗······”

乌温嘴角直抽抽,优伶说书栩栩如生,一直是讲一些民俗故事给虞王解闷的,而现在优伶说破嘴皮,说的都是在夸翦美人如何的美,毫无内容可言。而大王,看上去一点也不嫌烦,微眯凤眸,慢慢饮酒,甚至还有些享受。

优伶夸翦姬说了半天,说的口干舌燥,直到最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新的词语了,渐渐变得磕磕巴巴起来:“翦氏女、翦氏女美到极致,她、她”

赵螭出神想起桃林中翦姬的身影,而优伶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他所见到的感觉,优伶支支吾吾,让赵螭莫名有些心烦意燥。

乌监愣了一下,面上有几分尴尬,好像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失态。这让赵螭不免有几分好奇,乌温是去翦姬那里传诏了,翦姬她,做了何事?

这话存了几分假装几分真心,翦美人实在是太美,她珍爱玉佩的样子让人心碎。乌温觉得还是要告诉虞王,让虞王重视起来为好。

乌温绘声绘色地向赵螭描述,说翦美人案前是多么美好,说翦美人手捧玉佩是多么怜人······说完后,见赵螭神色有些古怪,乌温猛地清醒。

冷静下来,想起自己刚才的话,乌温惊出一身冷汗,只怪翦姬的样貌让人神志不清,他方才的话往重里说,那就是觊觎虞王的女人了。

赵螭不说话,若有所思。乌温咽了咽口水,正准备谢罪,突然听到赵螭漫不经心问:“她真的这么喜欢······”

如此问着,因为乌温的话,翦姬的样貌开始清晰地浮在赵螭眼前,他甚至能想象翦姬捧起玉佩的样子。

赵螭眸色幽深,侧脸无暇,剑眉入鬓,俊美无俦,有力瘦劲的指尖开始一点点敲击桌面。

虞王喜怒无常,怕赵螭追究他方才的话,乌温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千真万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