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经贸为中美关系改善创造基础

随着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的举行,今年年中以来中美逐步恢复的高层交往达到高潮,国际社会对于中美关系转暖以及合作面增大的期待变得更浓,尤其是关注在美国对华贸易战被普遍认为目的落空的背景下,中美经贸关系会否有所调整。

中美关系可以说是始于经贸。早在美国建国之前,两国民间贸易就已十分活跃。美国建国后而两国尚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之前,美国已经派出领事常驻广州管理对华贸易。新中国成立后与美国的关系经历严重波折,经贸往来一度几近归零。但两国正式建交后,双边经贸即发生爆炸性增长,显示两国交流具有沛然内在动力,虽经压抑扭曲,一遇阳光便能茁壮勃发。2001年至2017年,中美贸易额从804.85亿美元增长到5836.9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3.2%。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出现全球性衰退,中美经贸关系逆势上扬,为世界经济和贸易复苏提供动力。2009年,中国超过加拿大成为美国第一大进口国。2015年至2018年间,中国在美国进口中所占份额上升至20%左右。美国跨国企业纷纷视中国为新增长极,将中国作为全球化布局中的重镇,将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总部迁入中国。

不过,中美经贸关系迅速发展也带来一些问题。美国消费过度依赖进口且对华逆差持续维持在高位,中国增长过度依赖出口,成为影响各自经济健康稳定发展的结构性问题。中美不断就贸易失衡、汇率和结构性改革等问题展开磋商,经持续努力确定一定成效,为中美经贸关系正常调整创造了积极条件。

遗憾的是,从上届美国政府开始,美方以加征关税、限制出口、投资审查、横加制裁等不正当甚至粗暴方式,破坏中美正常经贸往来。从双边贸易关系看,2017年到2022年,中国对美贸易占比从14.21%降到12.04%,美国对华贸易占比则从16.34%降到13.08%。总的来看,在经贸领域,中美彼此依赖程度下降。

美国一些政客坚称,挑动对华贸易战未对美国经济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对于支持加征关税的一些人来说,可能津津乐道于美国国家安全以可承受的代价得到“加强”。但必须看到,美国政策调整强行制造的结构变化并不平滑,政策变化的伤害仍然让美国民众忧心。据权威测算,对华加征关税损失的94%由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承担;对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2018年占GDP的0.05%,2019年占GDP的0.2%;美国公司股价损失至少1.7万亿美元;若继续“脱钩”,2021年起的5年内美国GDP损失将达1.6万亿美元,岗位减少32万个。

更令人忧虑的是,由此导致的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政策变化可能对世界经济造成深远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1月发布报告说,即使是有限的贸易分割,也会导致全球GDP减少0.2%。如果世界经济分裂成对立阵营,全球经济规模每年将缩水1.5%,即减少1.4万亿美元以上。亚洲作为全球价值链中心,损失将会翻倍。IMF报告进一步分析,“去风险”和“友岸外包”可能严重拖累全球经济增长,长远看不会为第三国带来净收益,原因是贸易转移的好处会被经合组织国家经济收缩的影响所抵消。这也正如美国财长耶伦所说,“中美脱钩将是一场灾难”。

2018年特朗普政府开打贸易战以来,中美经贸关系出现较折,但仍体现出韧性,经贸联系在某些领域持续增进,对两国发展的重要性仍然无可动摇。中美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超级贸易伙伴。根据美国彼德森经济研究所的报告,尽管面临全球贸易增速下滑,预计未来三年中美贸易规模仍将在2022年7300亿美元的基础上缓慢增长,到2025年中美贸易额将在7890亿至8550亿美元。中国握有8000亿左右美国国债,仍是美债最大买主之一。贸易战、科技战之外,中美在能源、气候等领域保持总体上的良好合作。

当前中美经济周期不同步,政策外溢的冲击不容忽视。双方宏观政策协调显得尤其重要。全球经济是一个有机整体,各国祸福相依,不能独善其身。有些人沿用对抗思维,认为美国可以延长高利率来压垮中国经济,或者中国可以持续抛售美债让美国债务爆雷,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中美都是超级经济体,经济周期各有内在规律。现实情况来看,中美两国各自面临的经济压力也都主要来自内部,挑动贸易战和增加出口限制等非正常举措只会徒增事端、火上浇油。

当前,中美经贸关系正在被重新定义。美方能在多大程度上检讨其政策失误,是未来能否调整以及如何调整的关键。但至少就目前情况看,美国执政精英已经意识到有必要在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之间找到新的平衡。中美关系始于经贸,矛盾起于经贸,未来能否实现“和解”很大程度上也要看经贸。期望中美经贸在经历重重波折后,重新走向建立健康关系、促进良性竞争的正轨,为双边关系全面改善创造基础、打开通途。(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平发展研究所所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