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说媒流量骗了谁?

  日前,河南开封万岁山武侠城的“王婆说媒”节目在网络爆火,无数网友蜂拥而至,打出口号:“不是婚介所去不起,王婆说媒更有性价比。”

  有人上台蹭流量,有人自带剧本,更有已婚男士上台告白,引得妻子晒出结婚证,称将回国离婚。

  景区的最新公告里,“王婆”因健康问题,请假一个月。“王婆”的扮演者赵梅在自己的个人视频中解释道:“最近的精神、身体,特别这个嗓子都出现了一点毛病。”

  此前,赵梅无奈感慨:“这个台子已经变了初心了。我关键是看不到台下孩子们对我的那种感觉了。以前他们和我互动,我开心、我快乐,现在有的人那种丑恶的脸,我已经很反感。”她甚至公开表示,自己已经在考虑辞职。

  赵梅暂退后,由其他扮演者接替演出,“王婆说媒”在清明假期的加持下,热度依旧不减。

  4月5日上午,随机点开一个名为“王婆说媒”的野生直播间,在线万人。屏幕里显示,景区现场人头攒动,前排挤满了一排排的直播手机。

  回到最初,“王婆说媒”只是万岁山武侠城景区的一个互动式演艺小剧场。6年前,赵梅就在此工作,扮演“王婆”一角。

  一开始,“王婆”的工作是站在街边,和来往游客互动,为自己的女儿说媒——女儿也是由景区演员饰演。

  2023年,赵梅一时兴起,叫住一位男游客,问他是否单身。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赵梅替他冲着台下喊:“有没有喜欢这个男孩子的?”

  赵梅心想:“孩子们生活压力大,没有时间谈恋爱,那我就提供一个小平台,让他们来交友。”于是,节目流程就这么被延续下来。

  她每天开设两场表演,每场演出10分钟,如果互动效果好,她会延长演出时间。上场的女孩都是她的女儿,赵梅自称“干娘”,喊女孩们“乖乖”“宝贝”,引导她们自我介绍,大胆说出择偶需求。

  如果女孩相中在场的男游客,赵梅就帮女孩把男生叫到台上,如果对方也有意,就交换联系方式。

  2024年3月,经由网络传播,“王婆说媒”栏目突然爆火。赵梅将演出时长延长至1个小时,依旧无法满足台下日渐汹涌的人群。3月13日,景区不得不发布公告,对演出场地紧急施工,升级设备。

  3月17日,一位来自郑州大学的医学生登上舞台,高高帅帅有腹肌,被网友称为“最帅男嘉宾”,流量再次掀起狂潮。

  人潮开始向着开封涌去。一位20岁的山东女孩说自己坐了7个小时火车赶来,还有42岁的黑龙江男子驱车2000公里来到开封,在台下守了一周,也没等到上台机会。

  场下人为了上台,无所不用其极。最初景区没有规范上台标准,“王婆”赵梅可以随机邀请游客上台。每当赵梅的眼睛扫到台下,都会激起一片“干娘”的呼喊,甚至还有人将手机、户口本扔到台上,不顾台上人的安危,只求被关注到的机会。

  暂时上不了台的人也没有闲着。有人自制横幅,或者举着写明自身条件的纸板站在台下。在现场某个直播间里,一位青年男子在向周围人介绍自己的工作,一位长辈样貌的女性在他面前驻足,拿手机拍下了他手里举着的纸张。

  有网友说,自己朋友只在台下站着,就加了二十几个男生的微信。还有一对来自商丘的年轻人,1月份在台下相识,3月份就结了婚。

  不仅如此,短视频平台上,无论发布者是谁,只要视频内容有关“开封王婆”,都有无数网友在评论区晒照片,附上年龄,“回复就是看上了”。

  目前,官方账号“开封王婆”的500人粉丝群,已经满了89个。开封文旅甚至特意设了“王婆专线”,从车站出来就可以坐大巴车直达景区。

  3月18日,一位海南女生上台,说想找一位开封本地的男生,“我可以不用他赚钱,每个月还能开5000块工资”。

  她在台上看了许久,最终选中了一位穿牛仔外套的男士上台。两人在台上聊了几句,看上去互不相识。

  这个片段被搬到网络上后,引起激烈讨论,很多网友觉得两人不像是初次认识,怀疑“王婆有剧本”。

  后来,网友扒出台上男女此前抖音账号就互相关注,逼得女生在自己的视频回复,说两人确实认识,她追了男生很久,“他一直觉得配不上我,一直拒绝我”,至于王婆这边,则是“赶鸭子上架”的环节。

  3月30日,在台上四川女孩介绍完自己的择偶要求后,一男子激动地跑上台,称可以辞去郑州的工作,为爱奔赴四川。随后,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相约台下再相处。

  当晚,该男子妻子晒出两人结婚证,揭露了这场闹剧。在妻子的介绍里,她正在日本留学,为了给异国恋增加些安全感,才在出国前先把结婚证领了。

  原本的计划中,她会在四月份回国,年底订婚,明年办婚礼,她也没想到,丈夫会背着她去参加相亲,自己还是刷视频时看到相关新闻,才知道这件事。

  男子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上台是因为两人之前吵架,“我就说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上台当个显眼包,结果没想到事情发酵成这样”。

  “已婚男上台相亲”的事情给景区敲了一记警钟,开始规范相亲流程。31日晚,“王婆”赵梅在直播时回应,希望已经有对象或结婚的不要来凑热闹,把时间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什么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但是你一定要尊重。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你不能来骗。”

  4月1日,“王婆说媒”继续进行,一位女生上台后,台下有人大喊“王婆她有对象,我认识她,她是主播”。

  “王婆”赵梅随即作出腿软的反应,问台上女孩到底是不是单身:“你可别骗我啊我的乖,我现在听着有对象上来,我死的心都有啊。”

  后来,台上男女两人互相加了微信后走下台。没过多久,男方晒出两人聊天记录,称女生拒绝了他:“我是主播,来这是工作,不想找对象。”而为了上台,该男子已经在台下待了4天。

  赵梅说自己对景区提过建议,限制主播入场。但这些主播也是买票入场,景区人员无法拒绝。

  为了抢占前排的有利位置,很多主播在前一晚9点钟就开始排队,一直等到早上8点钟景区开门,直冲向“王婆说媒”的现场。主播们来自天南海北,直播内容就是台上的表演。

  无法抵达现场的网友挤进这些直播间,在弹幕区刷新着自己的择偶需求。在某短视频平台输入“王婆说媒直播”,关联的账号有几十个,粉丝数最多的有106万。

  据媒体报道,2023年,中国单身人群超过2亿人。不论年轻人对待线下相亲的态度如何,无可否认的是,婚恋市场依旧一片滚烫。

  2003年,27岁的龚海燕忙着相亲,被婚介平台骗了两次后,她一怒之下,自己搭了个婚介平台,主打严肃的婚介交友。这就是世纪佳缘的雏形。

  彼时,婚恋平台鱼龙混杂,还有很多打着婚恋的名号找或婚外恋的网站。龚海燕率先提出会员制模式,要求注册世纪佳缘的会员都要有大专以上学历,且提供线年底,世纪佳缘的注册会员就达到32万。这一年,同类型的百合网、珍爱网也开始出现。其中百合网发起了人工红娘业务,布局线下店铺,珍爱网则是第一家收费的婚恋平台,主打网络甄选与电话红娘的配合。

  2010年,《非诚勿扰》在江苏卫视开播,24个女嘉宾在台上站成一排,挑选心动男嘉宾。这一年,22岁的马诺一句“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激起了观众的评判。

  这档节目掀起了公众对“拜金主义”和“爱情至上”的讨论,再加上主持人孟非金句频出,开播仅5个月,《非诚勿扰》的热度就超过王牌综艺《快乐大本营》,成为新的收视热潮。

  眼见《非诚勿扰》的收视率飙升,其他地方台也不甘示弱,纷纷推出同类型节目。那些年,《百里挑一》《谁能百里挑一》《爱情来敲门》《爱情连连看》等节目层出不穷,各种配对方式让人眼花缭乱。

  婚恋是人类永恒的命题,由此延伸出的学历匹配、家境相当、彩礼嫁妆、婆媳关系等价值观话题随便捡一个出来,都能造成新的讨论。

  2019年,马诺在社交平台“开撕”节目组,称“大家都是来工作的”“我是接到指示拒绝男嘉宾的”。

  在后来的采访中,她补充了更多细节。那个被她拒绝的男嘉宾不是穷小子,而是归国的“富二代”,只是为了节目效果,这些自我介绍都被剪掉了。但伤害已经产生,之后的马诺被冠上“拜金女”的标签。

  2023年,马诺结婚了。丈夫没有给她彩礼,婚戒是价值九万多的二手钻戒,而她本人的嫁妆价值十万块,马诺母亲另外还包了几万块红包——她拜金吗?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婚后,马诺才得知丈夫有65万债务,为了替丈夫还债,她卖了自己在婚前购买的房子。再之后,她被家暴、被流产,马诺忍无可忍,向法院起诉离婚。

  法院认定马诺确实有遭遇家暴的情形,颁布了“人身保护令”,限制她丈夫跟踪和接触自己。

  讽刺的是,为了在这场舆论博弈中获胜,她的丈夫在社交平台发帖,起名:我和宝马女一年的故事。

  从马诺走红的那年算起,她在争议中走过了13年。13年里,婚恋话题依旧火热,“坐在宝马车里哭”的价值观也不再尖锐,有人说:“马诺是生错了时代。”

  荷尔蒙的配对每时每刻都在产生,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承载的媒介也不断改变。

  2014年左右,移动app的兴起,让交友变得触手可得。陌陌、探探等约会app挤占了相亲交友app的空间,交友的目的不再只有结婚一个选项。

  红娘主播开一个直播间,需要相亲的男女嘉宾分别与主播连麦,“有意向就连麦,没意向就下一个”。

  在某些相亲直播间,甚至还有“九宫格群面”,1号位是主播红娘,其他位置则是前来相亲的男男女女,一分钟内介绍完基本信息,五分钟就可以表达好感、或者拒绝。

  年轻人尚且含蓄,在专为中老年人开设的相亲直播间里,流程则更加高效。区别于年轻人还畅想着爱情美满,中老年人对待婚姻则更加现实——“有房有车有退休金和医保的最吃香;不带子女的好过带子女的,带女儿的好过带儿子的,儿子结婚的好过没结婚的;年纪轻的不愿意找年龄太大的”。

  直播相亲的形式简单粗暴,来往人流络绎不绝。在搜索框上键入“相亲”“红娘”的关键词,短视频平台上有上千个账号。

  记者卧底婚恋交友平台,经过多轮面试后,成为一名专业“红娘”,进入公司培训流程。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红娘的培训课程是“话术”,最重要的一步是:抛诱饵。

  “千万不要挂电话,有个女孩子浏览你的资料了,哇那个女孩身高168cm,身材很好,长得很漂亮——大致说一到两点优点,让客户产生兴趣。”

  在某婚恋平台的线下分享课上,讲师直接表示,要根据客户所需要的人,模拟一个人形出来,目的是吸引客户过来,“(这个人)可以不存在”。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婚恋平台还会想方设法地切断客户的交友圈,让婚恋平台成为他征婚交友最后的希望。培训讲师口中的话冷酷无情:“其实就是一个捕猎逻辑,围师必阙。”

  至于价格,培训讲师说:“我们的报价是根据他能掏出多少钱给方案的。”“有钱的客户就是48000,你想卖他多少钱,就报多少钱。”

  只要客户交上这几万块的会员费,红娘的任务就完成了。佳缘比不过提成,成人之美也变为成交业绩。

  由于女嘉宾数量稀少,大部分直播间对女嘉宾的要求不高,只需填写基本信息就可以进入,但男嘉宾必须要刷礼物给红娘主播,才可以获得连麦的机会。

  她参与的是一场“九宫格相亲”,填写完出生年份、性别、薪资和择偶要求后被拉进直播间。刚进直播间,就听见红娘问她对另一半有没有具体要求,女网友还没来得及回答,红娘又主动暗示:“房子得有,车子也不能少,彩礼也不能省是吧。”

  有男嘉宾对女网友表达了好感后,红娘趁机鼓动男嘉宾刷个礼物,“喜欢就表示表示”。男嘉宾送了礼物后,红娘欢呼雀跃地给两人安排未来:“提前祝贺男女嘉宾牵手成功……刷个小礼物,带着女嘉宾走向幸福美满的未来吧!”

  新的小礼物要1500元,男嘉宾不想再花钱,红娘就私信女网友,让她主动开口要礼物,“考验男嘉宾”。

  男嘉宾愤而下线后,红娘不甘示弱,对着剩下的男嘉宾说:随便刷个礼物,就可以把女网友带走。

  很多媒体都报道过直播间相亲乱象,最常见的套路就是送礼——从打招呼、表白到交换联系方式,所有的流程都要刷礼物。此外,有些主播会建立线下交友群,与线上直播间一起联动。

  八个女嘉宾和一个红娘组成“九宫格”,这些女嘉宾都面容姣好,每个女嘉宾的头像下都标榜着人气值。红娘会呼吁观看直播的男嘉宾们给心仪的女嘉宾刷礼物,送礼多的男嘉宾可以获得联系方式,人气低的女嘉宾会接受游戏惩罚。

  一场直播下来,无数的“嘉年华”在屏幕上刷过,人气高的女嘉宾单次直播就能入账上万元。而点进这些女嘉宾个人主页,大部分都是网红博主。

  直播相亲,原本是一件成人之美的好事,却在有心人的设计下,成了对单身人士定制的陷阱。

  一方面是急需被填补的婚恋交友需求,一方面是层出不穷的社交陷阱,难道想要找对象的人就只能站在被支配的位置上,承担着信息误差带来的风险,没有解决的方案吗?

  这是浙江政务app里的一个为单身适龄青年提供婚恋交友服务的接口,在互联网意外走红后,注册人数激增,一度让服务器瘫痪。

  平台负责人表示,“亲青恋”上所有注册信息,都会与其他部门联网认证——向民政部门核实会员婚姻登记情况,向教育部门获取学历教育信息,向人社部门查证社保缴纳记录……如果信息通不过相关部门的比对,平台就会不予推荐。

  此外,在“亲青恋”的线下办公室,还有红娘志愿者为单身男女服务,举办联谊会等线下活动。

  在直播与网红的围堵下,赵梅无法辨别登台者的身份,只能一遍遍地嘱咐:“爱情是冲动的,交友要慎重,婚姻要经营。”

  后来,她看到的真心越来越少,被利益熏黑的眼睛却越来越多,她干脆转身,想让自己的小台子凉下来再说。

  与此同时,“亲青恋”功能爆火后,68岁的志愿者王顺娥每天忙着打电话,给新注册会员介绍对象,“嗓子都说哑了”。

  红娘对他说,只需交100元,就可以报名相亲,红娘将他的资料录进自己的电脑里。如果要介绍女嘉宾见面,则另外收费:单次介绍500元,不限次数包领证的线元。

  2、封面新闻|“王婆”爆火背后众生相:有人2千公里外赶来讨媳妇,有人搞直播几天变网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