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的考古博物馆历程

  【引言】博物馆作为非营利机构,既致力于保存和展示拥有重要价值的人工制品,又以物质材料证据向社会大众展示人类的历史和过去的生活环境。博物馆中相关古代文化和文明的古物要通过组织以让观众能够构建起过去的真实画面。世界各大主要博物馆多收藏有巴基斯坦印度河文明和犍陀罗文明的遗物。这篇文章旨在突显从19世纪50年代至2012年间巴基斯坦考古博物馆的发展历史。此报道将作为巴基斯坦博物馆最新发展的文本证据,让世界意识到巴基斯坦博物馆中可供利用和所展陈的物质材料范围。

  当今巴基斯坦博物馆事业在英国殖民政府建立后开始起步。1851年卡拉奇建立起第一座博物馆,随之1864年在拉合尔,1900年在奎达(Quetta),1907年在白沙瓦。所有这些地区博物馆均为公共博物馆,大多展示民族学藏品。此外,1909年在莱亚普尔(Lyallpur)(现今费萨拉巴德)、1910年在拉合尔(政府大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等地的机构中建立的许多博物馆;出于教育和科研目的,1934年位于白沙瓦和拉瓦品第的教学院均建立了动物学博物馆。伴随着大规模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在塔克西拉(1918年)、摩亨佐达罗(1925年)、哈拉帕(1926年)建立了大量遗址博物馆。1937年,拉合尔建立了名为“Faqir Khana”的私人博物馆(Dar 1981:13)。1959年斯瓦特的统治者瓦利(Wali)建立了斯瓦特博物馆,1969年,时任迪尔区区长建立了当地博物馆。接着,巴基斯坦的博物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在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的指导下,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政府和省级考古和博物馆局在2002-2006年建立了六座考古博物馆。不久,又增加了三座,其中两座位于曼塞赫拉哈扎拉大学(2007-2008年),另一座建立于阿卜杜·瓦利·汗大学(2012年),均在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担任学校副校长期间完成,所有这些博物馆都具有展现巴基斯坦各个地区考古和文化面貌的功能。

  卡拉奇国家博物馆前身是维多利亚博物馆,是由Bartle Frere爵士于1851年在卡拉奇所建立(Morley 1981:10)。起初,博物馆储藏有包括考古学和民族学性质的物品,旨在展现国家的艺术、考古和自然历史。1870年,博物馆建筑后为卡拉奇市政部分所占用。同样的,1908年,各种内部的变动和建设工程,以及周边的伯恩斯公园,使得这座博物馆的建筑和功能完全失去了建设之初的规划。因此由于社会上缺少对博物馆所扮演作用的兴趣和认识,自1870年起这座博物馆就保持着废弃状态,部分藏品材料的命运因缺乏记载不得而知。1970年,新国家博物馆搬到现在的Burns garden区域,称作为卡拉奇国家博物馆,从各地区调集部分文物,重新充实馆藏。

  拉哈尔博物馆先前被称为Jubilee Museum、中央博物馆、旁遮普博物馆,由英国政府在1849年建立。这座博物馆首次在瓦齐尔汗亭(Wazir Khan Baradari)开放,展示当地的考古和民族文化。1947年,博物馆的古物严重受损,因为在文化遗产转移的协定下,绝大部分古物被转移到了印度。之后,博物馆建筑被用作旁遮普公共图书馆。现在的拉合尔博物馆位于当地的老食品街(the old Food Street),储存有丰富的佛教和教艺术收藏。苦行佛陀像是拉合尔博物馆独特收藏之一。旁遮普大学考古部和NCA部进行的探查、发掘、调查和文件记录带来了珍贵的文物,这些在博物馆中进行展陈,展示了地区的完整历史轮廓。

  这座博物馆的发展进程始于1900年,在1906年正式向公众开放。起初,博物馆收藏有自然史、艺术、手工艺和考古相关的古物,展示俾路支、阿富汗、波斯和阿拉伯等地的文化、民族特征、生活方式及传统。这些古物由休斯·巴特(Hughes Butter)先生和斯坦因爵士(A.Stein)共同收集而来。1935年,博物馆建筑因毁灭性的地震而受损严重。自此之后,博物馆关闭,所收藏的古物被堆在市政仓库。今天,没人知道博物馆所展陈的这些珍贵古物的任何信息。

  1913年至1934年间,亚历山大·康宁汉姆爵士(Sir Alexander Cunningham)首先在塔克西拉进行考古调查,发现了丰富的雕塑、珠宝和生活用具材料。一开始,这些材料在临时性的大厅展出,之后转移到博物馆。1918年,一座新的石头地基建筑由时任印度总督切姆斯福德勋爵(Lord Chelmsford)奠基开工,1928年正式为博物馆举行开幕仪式(Ashraf &Lone 2005:41)。当前,博物馆坐落在白沙瓦通往堡的主干道G.T.街5000米处,距离堡35千米,拥有丰富的犍陀罗艺术收藏,主要出土于皮尔丘(Bhir Mound)、希尔卡普(Sirkap)、希尔苏克(Sirsukh)、法王塔(Dharmarajika Stupa)、焦莲寺院(Julian Stupa)和莫亨莫拉杜塔(Mohra Muradu Stupa)等遗址。

  白沙瓦博物馆建于1906年,旨在纪念维多利亚女王,1907年11月正式开放。在早先时期,有白沙瓦市政府负责博物馆的运转。1917年,博物馆建筑和博物馆移交由当地政府监管。印度考古局的主管和西北边境文化官员作为博物馆的策展人。1927年,边境管理办公室(the Frontier Circle Office)搬到了拉合尔。白沙瓦博物馆安排了一名全职策展人,博物馆中的建筑和古物也移交给了省政府。

  白沙瓦博物馆的主要大厅会举办受职仪式、球赛、部门考核、茶会、立法会会议。博物馆收藏会在前厅、侧面美术馆、上层美术馆进行展陈。展示面积达到了4850平方英尺。首次召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立法会会议,即当时的西北边境省在1932年4月19日举办,由时任印度总督威灵顿勋爵主持开幕仪式。省政府完全认识到参观者来到博物馆的困难和不便,因而不再允许大厅被用作政治目的。独立之后,博物馆仍然由开伯尔普赫图赫瓦(当时称为西北边境省)政府公共事务部主任的直接管辖。1971年,在主管董事会之下,设立由首席秘书领头的自治机构负责博物馆事务。1992年,开伯尔普赫图赫瓦(当时称为西北边境省)政府成立考古和博物馆理事会来确保更好地保护、保存、提升和守护该省的考古和文化遗产;因此白沙瓦博物馆成为省理事会的组成部分。

  起初融合有英国和莫卧儿建筑风格的两层建筑,包括有主厅、两层楼上的两条侧廊,所有的拐角处的顶部有四个精美的圆顶塔和小尖塔。1969-1970年,跟随潮流,建筑的东西侧面扩建了两座大厅。1974-1975,两座边厅也增加了二层结构。2002年,一个新建筑计划在一项名为“白沙瓦博物馆扩建”项目中获得通过,由本章节主要作者的监督,耗资33110000卢比。项目由两部分组成,第一是博物馆的扩建,建设带有两个美术馆的区,文物保护实验室,储存馆藏文物的两座大厅,省理事会办公室,以及咖啡馆。第二部分是现存建筑的完全改造,包括替换玻璃陈列柜、灯光、展签和现有主要建筑内所有美术馆的展示品,以及整修底板、天顶和建筑物。当项目完成之后,古物会按照国际标准进行展陈。

  博物馆建立伊始就拥有丰富的犍陀罗艺术收藏,出土并复原来自主要的犍陀罗遗址,如白沙瓦地区的沙琪基泰里(Shah-Ji-Ki-Dheri);马尔丹地区的萨赫里-巴洛(Sahri-Bahlol)、贾马尔·噶里(Jamal Garhi)、夏巴士·噶里(Shahbaz Garhi)和塔赫提·巴伊(Takht-i-Bahi);斯瓦比的阿齐兹德里(Aziz Dehri),及有英国和巴基斯坦学者发掘的其他犍陀罗遗址。博物馆主要的收藏包括犍陀罗雕塑、钱币、写本和《古兰经》抄本、碑铭、武器、衣物、珠宝、卡拉什雕像(Kalash effigies)、莫卧儿时期及其之后的绘画、生活物品,以及当地和波斯手工艺品。今天白沙瓦博物馆以它的收藏为人熟知,是世界上佛教艺术收藏量最大的博物馆。

  迪尔地区是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中最具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地区之一。它的区域主要由潘杰科拉河及其支流流过的地区组成。迪尔因迪尔村而得名,起初作为纳瓦卜(Nawab)统治时期的州首府。东边为斯瓦特区环绕,西边是巴焦尔,北边是奇特拉尔(Chitral),南边则是马拉坎德特区。1966至1969年,首先由白沙瓦大学考古部开始迪尔地区的考古探查,发掘诸如Andan Dehri、Chat Pat、Amluk Darra、Damkot、Balabat、Timargarha,Shah Dheri,Gumbatuna和Shalkandi等遗址。为储存这些收藏,迪尔政府在查克达拉(Chakdara)、Capt、拉哈图拉·汗·贾拉尔(Rahatullah Khan Jaral)建设了一座博物馆,之后迪尔特区政治代理人(Political Agent of Dir Agency)计划建立迪尔博物馆,拨款25万卢比建设资金。之后,省政府增加拨款49万卢比用于住宅区、围墙、客房、仓库和其他设施的建设。

  博物馆建筑由担任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当时的西北边境省)公共项目部(PWD)顾问建筑师Saidal Khan先生设计。建筑采用了当地建筑风格,用光滑的马拉坎德石(Malakandi Stone)建设博物馆。博物馆拥有类似堡垒的外观,带有宏大的外立面,包括了一座拱形入口,两座方角防卫塔和墙上的城垛。

  1969年之前,博物馆一直作为地区博物馆,当迪尔地区并入省之后,博物馆也由省政府接管。省政府在省教育和培训条例下组建总督董事会运营博物馆业务,并于1979年5月30日由省总督中将Fazl-e-Haq主持举行正式开幕仪式,博物馆才合理地组织运营起来。博物馆的目的是展览本地区大量的考古、和民族学材料,其中包括犍陀罗雕塑、钱币、珠宝和武器。

  城市博物馆位于戈尔·库特里建筑群(Gor Khuttree Complex),即可以从西边穿过乔克·亚德加(Chowk Yadgar),或从白沙瓦城的东北经过拉合尔门(Lahori Gate)抵达。戈尔·库特里占据了白沙瓦城的制高点。此处遗址以佛钵塔相关的佛教装饰和迦腻色伽寺院(Kanishka Vihara)而知名(Dani 1995)。巴布尔(Babur)、阿克巴(Akbar)和贾汉吉尔(Jahangir)等莫卧儿帝王均在自己的日记中讨论过此遗址,将其看作是Hindu Jogis的居住地和宗教场所(印度教丧葬牺牲和Sardha仪式的举行地)。

  Jahanara Begum是莫卧儿国王沙贾汗的女儿,将此处改建为供商旅过夜的客栈,并命名为萨拉依杰哈纳巴德(Sara-e-Jehanabad),并建设一座供每周五举行礼拜的贾米亚寺(Jamia Masjid)和一座公共澡堂(Haman)(Jaffer 103-106)。在贾汉吉尔的妻子努尔·贾汗·贝古姆(Nur Jahan Begum)建议下,在客栈的四边增加大量房间,四角带有高耸角楼,东西两侧建两座高大拱门,以及两口水井。这座占地700平方英尺的客栈最终完成(Ali et al.2005:228)。之后,1838年锡克王国雇佣军意大利将军Paolo de Avitabile作为锡克政府的总督时期对这座综合建筑群的大部分改建。他将贾米亚寺改为戈拉克纳特神庙(Gorakhnath Temple),并将其中的房间作为办公场所(Jaffer 1945:103;Durrani et al.1997:189)。为满足公众请愿和官方使用需要,靠近西门处增建了一座二层建筑。这处地点也一直是英国政府的关注焦点。1912年,英国人在东侧和东南角各自增加了消防建筑和营房。现在,这处遗址由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政府下的考古学、博物馆和危机管理局(the Directorate of Archaeology and Museums and Crises Management Unit)直接管辖。

  2006年3月23日,城市博物馆在巴基斯坦国庆日当天由前首相阿克拉姆·汗·杜拉尼(Akram Khan Durrani)主持举行开幕典礼。博物馆中的考古艺术馆通过戈尔·库特里遗址出土的复原材料展示白沙瓦河谷地区的有史以来的文化概况。2002年,由当时担任考古和博物馆局局长(Director of the Directorate of Archaeology and Museums)的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开始进行遗址发掘,现在发掘区已有深达49米的探沟,经Current World Archaeology杂志认定为世界上最深的发掘区(Selkrik 2006:20)。博物馆内的第二处艺术馆则展示白沙瓦的民族文化,诸如生活用品、传统服饰、武器、饰品、乐器、艺术品和手工艺品。值得一提的是,博物馆现有的建筑整体、博物馆古物收藏和位于戈尔·库特里建筑群中的发掘区域诞生了多位达到国家和国际水准的拥有硕博学位的研究学者。来自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的珍妮弗·坎贝尔博士(Dr. Jennifer Campbell),白沙瓦大学的沙纳扎尔博士(Dr. Shah Nazar)和法扎尔·舍尔硕士(Mr. Fazal Sher)等一众学者的学术研究直接建立在此处遗址之上。

  博物馆的建立与这一地区的历史背景紧密相关。布色羯逻伐底城位于白沙瓦东北30千米处,现代查尔萨达地区曾是犍陀罗的第一处首都。布色羯逻伐底城(Pushkalavati)是由两个巴利语词组成,即意为“莲花”的Pushkala/Pushakara与意为“城市”的wati/vati。这里土地肥沃,拥有盛满莲花的水塘。象征佛教的莲花依然生长在查尔萨达。生于此地的诃利帝母(Hariti Devi)和般遮迦(Panchika)(俗称鬼子母)在佛陀引导下皈依佛教。据传睒子本生也发生在此处。此处也被称为“哈什特讷格尔(Hashtnagar)”,这一波斯词语意为“八座村庄”。根据达尼教授(Prof. Dani)所言,这个词语是“阿斯特斯纳加尔(Astes Nagar)”的变体,本意为“阿斯特斯的城市或村庄(city or village of Astes)”,统治者阿斯特斯曾在亚历山大大帝远征印度之前统治整个犍陀罗地区。

  在巴拉希萨尔(Bala Hisar)和谢汗德里(Shaikhan Dheri)的发掘工作揭露了两座古代城市遗存。谢汗德里坐落于Jinde河岸边,这条源于马拉坎德特区的河流穿过查尔萨达并汇入斯瓦特河。巴拉希萨尔遗址出土的遗物可以追溯到阿契美尼德王朝、希腊、斯基泰-帕提亚和贵霜时期(Wheeler 1962)。1993年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在该区域调查发现了144处不同类似的遗址,报告中展示了本地数量众多的佛塔和寺院遗存。

  曾任考古和博物馆局局长的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时刻关注本地的历史文化,启动了在加尼·德里(Ghani Dheri)遗址建立博物馆的项目,以便存放本地的考古学和民族学材料,并以它们丰富的文化遗产启迪民众。博物馆建筑已完成,但由于运营管理问题,博物馆将在稍后时间才能向公众开放。

  1990年11月29日,时任马尔丹局长的萨希布扎达·里亚兹·努尔(Sahibzada Riaz Noor)提议建设马尔丹博物馆。他在1991年1月组建总督董事会以助力在马尔丹地区建立博物馆。1991年3月,博物馆开始运行,同年4月正式完成,在一座占地50×22英尺的独立大厅中展出作品。白沙瓦博物馆向博物馆捐赠22件玻璃展示柜,而白沙瓦大学考古部提供技术支持。1992年,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当时的西北边境省)的考古和博物馆局建立后,马尔丹博物馆隶属于该局。白沙瓦博物馆再次提供收缴得来的137件古物供马尔丹博物馆展陈。刚开始马尔丹博物馆的老馆拥有总共419件文物,包括258件犍陀罗雕刻,127件贵霜、后贵霜、贵霜萨珊王朝和印度沙希王朝时期的钱币,6件赤陶动物雕像,5件水银容器,10件生活用具,13件农具。馆藏犍陀罗雕刻是页岩雕刻的乘象入梦、佛陀诞生、九龙浴佛、逾城出家、鹿野苑布道、迦叶皈依、供养佛陀、分发舍利、供养、佛塔和佛钵、供养人与僧侣环绕的佛陀、施无畏印的坐佛、穹顶下的施禅定印坐佛;科林斯、波斯波利斯风格和阿育王风格的柱头;来自供养小型和大窣堵波的立柱、壁柱、佛塔平头、穹顶、相轮或伞盖和花卉、几何装饰件;不同姿态的手部雕刻;羊、狮、马、孔雀和鱼马人伊克堤俄肯陶洛斯雕像;阿道克狩女神(Ardoksho)坐像。灰泥雕刻包括禅定印坐佛、佛头、菩萨像和平民信众。

  尽管马尔丹博物馆的最初藏品主要来自收缴,但此后在萨菲阿巴德(Safiabad)、马尔丹(Mardan)、洪德(Hund)和斯瓦比(Swabi)等地区发掘的文物也在博物馆中展出。来自加特朗(Katlang)、鲁斯塔姆(Rustam)和巴哈(Baja)警察局的收缴文物与捐赠品也在博物馆老馆中展出。自2002年以来,在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领导下,开启一项旨在建设更大博物馆的项目,以解决老馆容量无法满足文物系统储存需要的问题。马尔丹博物馆新馆位于马尔丹-查尔萨达街道(Mardan-Charsadda road),于2008年由首席部长埃米尔·海德·汗(Amir Haider Khan Hoti)主持开幕仪式。老馆中的文物已搬进新馆,并与来自白沙瓦博物馆的借展文物同时展出。今天博物馆主要展示佛教艺术和建筑饰件,并向国民传授马尔丹地区过去的历史荣耀。

  洪德博物馆所在地历史悠久,数百年来为众多学者所谈及,最早的记录来自洪德发现的萨拉达碑文(Sarada inscription),其中称此地为“Udabhandapura”,意为“上城镇(the upper town)”或高海拔园林(Rahman 1979a)。中国求法僧玄奘在写于644年(译注:应为646年)的个人传记《大唐西域记》中称此地为Wa-to-kia-han-cha。现在的洪德遗址也称为威汉德(Waihand)和奥哈纳德(Ohanad)(Shakur 1946;Rahman 1979b;Ali 1999;Ali et al.2005)。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领导的考古和博物馆局时刻关注这些遗址的历史价值,并开启一项包括各种活动的项目。第一阶段,建设完成博物馆、休息室、咖啡馆和纪年亚历山大大帝的科林斯风格的纪念柱,第二阶段是系统的考古发掘,旨在确定这一地区的完整文化层,并即将建设一条旁道。2009年,由当时负责体育、青年事务、旅游、考古和博物馆事务的Sayed Aqil Shah先生主持博物馆开幕仪式,博物馆则展示本地区丰富多元的考古学和民族学文化。

  山峦环绕的班努盆地与古马儿山谷(Gomal Valley)相连,位于中亚的俾路支高原(Balochistan plateau)与印度山谷的平原之间。这一地区在史前时期就有人居住,并记录了大量新石器时代的聚落和史前遗址。从1984年至2001年,白沙瓦大学和由大英博物馆、剑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布林莫尔学院等院校组成的班努考古工作组联合发掘了谢里汗塔拉凯(Sheri Khan Tarakai)(Khan et al.1986)、莱万(Lewan)、阿克拉(Akra)等遗址。根据文物证据,班努拥有丰富文化历史,考古和博物馆局已在阿拉·乔克(Allah Chowk)附近建立一座考古和民族学博物馆,靠近班努农业办公室。2011年,由当时负责体育、旅游、考古和青年事务的Sayed Aqil Shah部长主持博物馆开幕仪式。

  奇特拉尔地区是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著名地区之一,以当地独特文化和古色古香的美而知名,位于KP省的西北部,西临阿富汗巴达赫尚省,东部为巴基斯坦的北部区域,北接阿富汗的瓦罕省,南部为迪尔和斯瓦特地区。区域内海拔高度从阿兰杜(Arandu)的1129米抬升到巴罗吉尔(Baroghil)的3558米。地势起伏,多山地,而山谷处则深窄曲折。天然溪流和奇特拉尔穿过整个山谷(Dichter 1967)。奇特拉尔的考古探查由白沙瓦大学负责。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和莱斯特大学(Bradford and Leicester Universities),巴基斯坦考古和博物馆局在奇特拉尔地区发掘了大量犍陀罗墓葬文化或原史时代墓地遗址。历史时期的遗址进一步完善了本地区的文化面貌。拥有多样文化、历史、考古的奇特拉尔使得伊赫桑·阿里教授(Prof. Ihsan Ali)领导的国家考古和博物馆局在此建立一座博物馆。2008年,由前任局长萨利赫·(the late Saleh Mohammad)主持博物馆开幕仪式。博物馆展览有服饰、武器、饰品、木雕、生活用具和犍陀罗墓葬文化材料。

  伊赫桑·阿里(Prof.Ihsan Ali)教授担任曼塞赫拉的哈扎拉大学副校长时,建立了阿伯特博物馆,2008年2月22日由时任联邦部长尼萨尔··汗(Nisar Muhammad Khan)主持博物馆的开幕仪式。博物馆展出该区域的整体考古面貌,特别聚焦于阿伯塔巴德和哈里布尔(Haripur)地区。2006-2007年,在伊赫桑·阿里(Pro. Ihsan Ali)教授领导下,博物馆职员启动了在哈扎拉的考古调查。阿伯塔巴德和哈里布尔的考古调查所得的陶片、骨骼、铁器和金属制品,以及照片均在博物馆中的考古艺术馆中展出。2008年,曼塞赫拉哈扎拉大学、马尔丹阿卜杜·瓦利·汗大学、堡英国委员会、英国莱斯特大学联合开展“激励(INSPIRE)”项目,发掘位于奇特拉尔区甘科里尼奥泰克(Gankorineotek)的佛教徒墓葬遗址,复原的发掘品在博物馆主厅展出,向观众教授过去的荣耀(Ali et al. 2010)。透过生活用品、武器、饰品、木质家具和服饰可见该地区的文化和传统。博物馆展出有水彩描绘的佛传故事和烧木艺术品表现的为阿伯塔巴德城镇建设直接或间接作出过贡献的政治人物肖像,这来自伊赫桑·阿里教授的创意,意在促进现代艺术,并为来自其他学院学生为考古学作贡献开拓新的道路。装饰有美丽透视风景画的传统家具、生活用具、多彩拱形建筑正立面是这座博物馆的精品。

  建成哈扎拉大学博物馆是伊赫桑·阿里教授担任大学副校长时的另一功绩。2008年2月13日,由时任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荣誉省长奥瓦伊斯·艾哈迈德·加尼先生(Mr. Owais Ahmad Ghani)主持博物馆的正式开幕仪式。博物馆收藏有多种类型的考古学和民族学材料,展现了该地区不同的历史阶段和文化背景。这些藏品或来自考古调查和发掘,或来自于购买和捐赠。在奇特拉尔地区的犍陀罗墓葬文化和曼塞赫拉区新海亚里的贝达迪(Bedadi)遗址的考古发掘揭露了大量的古物,并在博物馆中展出,也为教育和科研提供可靠的资料群。伊赫桑·阿里教授领导下的考古部负责曼塞赫拉地区的考古调查,其所发现的陶片、木制品、墓碑、骨灰瓮和犍陀罗石板也成为博物馆的收藏。博物馆也接收到来自省长家族的慷慨捐赠,包括114件遗物和72件货币。生活用品、饰品、武器和水彩描绘的佛陀降生图像和饰有不同姿态佛陀的镜子引起观众的强烈兴趣。

  马尔丹阿卜杜·瓦利·汗大学考古与民族学博物馆位于大学的主校区,坐落在喀布尔河北岸,北纬34度05′至34度32′,东经71°49′至72°24′,正是古代犍陀罗的核心区域,距离白沙瓦64千米。1963年A.H.Dani博士发掘的桑浩洞穴(Sanghao Cave)将马尔丹地区的历史延伸到4万年前(Dani 1999)。阿育王(公元前3世纪)雕刻的佛教信条石刻矗立在马尔丹沙巴士·格希(Shahbaz Garhi),推广宗教和平和宁静。在斯基泰-帕提亚(公元前1世纪)至贵霜时期(公元1世纪),佛教真正得到广泛传播,迎来一个新时期。建立了数以百计的佛塔和寺院加速了教法的推广,到过此处的中国和朝鲜旅行者、朝圣者记录了这些遗址。

  时刻关注当地历史和文化财富的伊赫桑·阿里教授,作为马尔丹阿卜杜·瓦利·汗大学副校长于2011年7月20日为考古和民族学大学博物馆举行奠基仪式,2012年12月22日由由当时负责体育、旅游、考古和青年事务的Sayed Aqil Shah部长主持博物馆的正式开幕仪式。主要展示地区民族学、卡拉什文化(Kalash culture),以及包括犍陀罗丧葬文化、民俗文化等。

  2023年犍陀罗守护人团队在巴基斯坦与KP省考古与博物馆总局合作,推进公众考古和博物馆教育,发起“犍陀罗遗址原住民走进博物馆”活动,让考古博物馆资源开放给更多山区民众。此举意在激发遗产社区文化自信,消除地区贫困差距和促进男女教育平等,推动考古遗址保护教育和旅游可持续发展。2024年3月项目开始实施后的未来一年,该公益项目将会联合培训10名中巴青年学者,带领犍陀罗遗址山区的500名儿童走进10家博物馆。

  【后记】2023年犍陀罗守护人团队在巴基斯坦与KP省考古与博物馆总局合作,推进公众考古和博物馆教育,发起“犍陀罗遗址原住民走进博物馆”活动,让考古博物馆资源开放给更多山区民众。此举意在激发遗产社区文化自信,消除地区贫困差距和促进男女教育平等,推动考古遗址保护教育和旅游可持续发展。2024年3月项目开始实施后的未来一年,该公益项目将会联合培训10名中巴青年学者,带领犍陀罗遗址山区的500名儿童走进10家博物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