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地球知识局

“卢甘斯克共和国”和“顿涅茨克共和国”位于乌克兰东部,毗邻俄罗斯。目前,这两个

两地通常被合称为顿巴斯地区,面积约6万平方公里。之前顿巴斯一直作为纯地理名词,作为顿涅茨克煤盆地的简称。2014年独立运动爆发后,顿巴斯逐渐作为一个地缘政治区域为世界所熟知。

顿巴斯地区与俄罗斯有着经济、文化、语言和历史的深厚纽带。据2001年乌克兰人口普查显示:卢甘斯克地区68.8%的人口以俄语为母语,几乎所有人都会讲俄语。顿涅茨克的比例则更高,74.9%的人口母语为俄语。

过去,这片土地很早就被俄国纳入领土范围,彼得大帝曾下令在顿河流域大范围寻找矿石,最终在顿巴斯地区发现了总储量1408亿吨的巨大煤层。

丰富的矿藏资源,让顿巴斯逐渐发展成沙俄重要的工业区,以煤炭开采、电力、冶金为主要产业。甚至俄罗斯帝国的第一座焦化厂,就设在今天的顿涅茨克市。

俄国革命期间,现今乌克兰地区出现了多个势力,其中某个势力将顿巴斯地区成功纳入,形成事实统治。

俄国内战结束后,苏联为了抚慰当地情绪,并未改变顿巴斯地区的现状,将它和其他地区一起并入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值得注意的是,那时的乌克兰领土范围相比今天小了很多,因为西乌克兰还在波兰控制之下。

而西乌克兰成为今天乌克兰的一部分,则要推迟到1939年。那一年,苏德瓜分波兰,东西乌克兰合并,今天乌克兰的领土基本形成。

1954年,苏联又经历了一次行政区划的重新规划。时任苏共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几十年的历史,造成了乌克兰内部缺失同一共识的“散装”现象。

比如,乌克兰东部的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南部的敖德萨和克里米亚等地,有着普遍的俄罗斯认同。

而中西部乌克兰族和乌克兰语使用者,则相对认同更“乌克兰”这个民族概念;最西端的利沃夫和外喀尔巴阡,则长期都是波兰和奥匈帝国领土,经济文化也十分发达,有着明显的拉丁、天主教文化的倾向,尤其反对大俄罗斯主义。

这些问题在苏联时期并不明显,但是随着苏联解体,再加上苏联此前也无有效解决相关问题,这些积聚已久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独立。作为一个名义上的民族国家,乌克兰需要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民族叙事。

但这个民族叙事很难构建起来,因为要叙述乌克兰的历史,就绕不开俄罗斯。二者在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造成乌克兰没法抛开前者,单方面叙述自身历史。另一方面,乌克兰民族的集体记忆又大多关乎苏联。

这种历史背景下,乌克兰国内的意识形态和身份认同呈现出了混乱的局面。目前来看最活跃的、最主流的流派有两个:

一派是是乌克兰东部广泛认同的亲俄派。他们认为自己的身份是俄罗斯人,在政治倾向上亲俄,甚至主张直接加入俄罗斯。这类人的代表人物是赫鲁晓夫的老乡,出身于顿涅茨克的乌克兰前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

另一派是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他们认同乌克兰国家,而且厌恶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这类人的政治主张是对苏联、俄国搞历史清算,打击亲俄分子,并希望加入欧盟,在政治上亲近西欧和美国。这类人物的代表,是乌克兰的另一位前总统——维克托·尤先科。

两派的分裂和极端主义倾向,是造成乌克兰内部分裂,以致于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双双宣布独立的重要原因。

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崇拜的斯捷潘·班杰拉,是上世纪西乌克兰民族主义运动的创始人之一和主要领导者。2010年,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曾追授班杰拉“乌克兰英雄”的称号,然而这一举动却引起了轩然。

对于一般国家来说,将民族独立运动的创始人说是英雄并不为过,但班杰拉整个人特殊就特殊在,他是个纳粹分子。

在班杰拉的领导下,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曾屠杀过10万名波兰人,还长期与苏联红军作对。作为纳粹分子,班杰拉获得了纳粹德国的支持,最终也死在德国。

支持者认为,这体现了班杰拉的民族意识和反抗精神。反对者认为,先辈付出了无数鲜血,才打到柏林、战胜了纳粹分子,拯救了全人类,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将纳粹分子奉为“英雄”。

于是两派的矛盾逐渐激化,最终在2014年爆发。起因在于,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绝与欧盟签署巨额贸易协定,他认为乌克兰经济基础薄弱,签这种协定只是加速了西欧对于乌克兰的经济掠夺。

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看来,这让他们失去了加入欧盟的机会,两派斗争一触即发。

2014年初,一系列暴力冲突在乌克兰各地发生。当年2月,乌克兰精锐金雕特种部队在执行完政府下达的命令之后反被追责,其中大部分人出逃俄罗斯,震惊了全世界。

这时,在日益严重的之下,顿涅茨克当地的亲俄民众在“俄罗斯民族团结会”成员帕维尔·古巴廖夫的组织下,成立了“顿巴斯人民民兵”组织。

同年3月发生的克里米亚事件,让乌东各地的亲俄势力都动了加入俄罗斯的念头。其中俄族人的主要聚居地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哈尔科夫等地,纷纷出现了大规模的独立运动集会、。

2014年4月6日,顿涅茨克州政府大楼被攻陷,亲俄民兵在大楼上升起俄罗斯国旗。同一天,卢甘斯克也有大约1000名抗议分子,占领了乌克兰国家安全局的大楼。

占领了州政府的顿巴斯民兵们拟出《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主权宣言》,宣布“该宣言自通过之日起生效,是通过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基础。”同时,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人民政府”和“人民委员会”。

到4月12日,顿涅茨克州各地许多城镇纷纷发声支持该《主权宣言》,警察也不再阻拦群众,甚至有许多警察还加入了他们当中去。这标志着,乌克兰当局在该地区彻底失去了掌控力。

此后的一个月,顿巴斯民兵开始掌控周边地区,拿下了乌克兰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大片土地。5月11日,他们在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州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分别组织公投。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在此前《主权宣言》的基础上,进一步宣称了“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独立性。“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以高达96.2%的赞成率,通过了独立公投。

同时,两个独立的“共和国”宣布组成“新俄罗斯”(“人民共和国联盟”)邦联(一年后宣布解散)。

直到2015年2月,德国、法国、乌克兰、俄罗斯、白俄罗斯5国领导人及“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在白俄罗斯签订了《新明斯克协议》。

虽然该协议没有任何一项条款得到完全履行,但此后双方的武装冲突烈度显著下降。两个“共和国”一方稳定占据了乌克兰卢甘斯克州和顿涅茨克州大约3分之一的土地。

乌克兰的哈尔科夫、敖德萨、尼古拉耶夫斯克、赫尔松、第聂伯罗彼得洛夫斯克和扎波罗热的独立运动和暴乱,也逐渐减少。

从2014年算起,“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事实独立已近8年。在战火和长年的经济低迷之下,乌克兰局势仍无好转迹象。

现在,随着俄罗斯等国承认这两个政权的独立地位,顿巴斯及乌东地区的局势无疑会更加复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