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外卖员走红TikTok网友送上12000美元小费

9月11日,美国犹他州的卡洛斯瓦尔迪兹打开房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位耄耋老人。

卡洛斯在TikTok上有6.2万粉丝,他迅速拿起手机,拍下了老人提着红色披萨包装蹒跚送餐的视频。

“一个老人家来给我送披萨,我太吃惊了,他满头白发,那么年迈……”视频顿时引起了关注。

老人名叫德林内韦,今年89岁,因为养老金不足以维生,他就在棒约翰找了份送披萨的工作,至今干了几个月,每周工作30个小时。

每次德林送来披萨,卡洛斯都会拍下与他友好交谈的视频,很快,粉丝们被善良温暖的德林圈粉。

“这太疯狂了,每个人都爱他。”卡洛斯说,甚至有一家人留言说收到过德林送的披萨,“他每次都在门口喊,‘嗨!有人在等披萨吗?’”

于是,卡洛斯干脆发起了一项小费筹款行动,短短几天之内,募集到12069美元。

捐款结束后,卡洛斯和妻子带着这笔巨额小费,来到德林的廉租房,将网友的心意转交给他。

网友还贴心地送上一件印有德林头像的T恤衫,上面有他那句口头禅,“嗨,有人在等披萨吗”。

大家希望这笔钱能帮德林还清医疗账单,辞掉那份辛苦的外卖工作,在家好好休养。

卡洛斯说,“他真的需要这些,我很高兴能帮到他。我们只不过用友善和尊重的方式回报了他,就像他对待每一位顾客一样。毫无疑问,他偷走了我们的心。”

关爱老人的温情故事让人感动,可是在美国,至少有1100万65岁以上的老人,像德林一样坚持奋斗在工作岗位。

80岁的汤姆库默在沃尔玛有一份全职工作,每天8小时,他都会站在超市门口迎接顾客,为他们取一辆手推车,或是检查收据,关注触发警报。

每隔一两个小时,库默就要坐下来休息10分钟,背部被诊断为椎管狭窄后,他将病历转发给管理人员,“他们允许我可以休息,并在门口放置了一把凳子”。

库默曾在麦克唐纳-道格拉斯的塔尔萨工厂工作了几十年,1994年工厂关闭,库默和上百位临近退休的老员工,眼看着养老金要打水漂,不得不重新找了一份全职工作。

“我几年前就计划退休了。”赛尔斯坐在他的理发椅后说,他每周工作五天。塞尔斯曾在这家飞机制造厂从事质量控制工作,并为之服务了29年。

“我一直认为麦克唐纳-道格拉斯是一家蓝筹股公司,还认为这么大的工厂永远不会倒闭。”塞尔斯说,“但后来他们离开了小镇——而我已经老了,我想留在家乡工作。感谢上帝,我还有几把剪子。”

74岁的露比奥克利则在一所小学担任马路警卫,护送孩子们上下学,每小时有7美元收入。

70岁的查尔斯格洛弗在塔尔萨一家百货商店做收银员,之前他为飞机制造工厂工作了27年。

“我希望能在几年之内退休,但是眼下看不到希望。”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关闭工厂后,格洛弗不得不为还房贷继续赚钱,“我仍然欠大约12年的抵押贷款。”

没人愿意谈论债务,“这是一场斗争,”一位72岁的妇女说,她在2013年申请了破产,“你必须自己想办法度过难关”。

美国男女法定退休年龄一样,以前一直是65岁,2009年延长到66岁,从2027年开始将延长至67岁。

此外,美国还实行弹性退休制度,如果在66岁退休,每月可以领到100%的退休金;如果在62岁提前退休,退休金每月就被扣除30%。

当然,政策还鼓励身强体健的老人继续发挥余热,如果70岁退休,每个月还能多拿30%的退休金。

大多数职业也不允许强制退休,如果哪个雇主敢强制要求老人退休,或者在就业与待遇上存在年龄歧视,会受到法律严惩。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数据,2018年,美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为5128万人,其中约22%仍在继续工作,而且这一比例正在不断上升。

从社会保障局2010年统计数据看,在年满65岁老年人的收入构成中,比例最高的是社保退休金(36%);排在第二位的是退休后继续工作的收入,占29%;其次才是雇主设立的补充保障养老金(17%)、家庭储蓄和投资收入(16%)。

一直以来,美国的养老保障都是国家社保、雇主补充、家庭储蓄为主的“三条腿的板凳”,现在美国人养老又增加了一条腿,即退休后继续工作,这被美国学者称为养老保障的“第四条腿”。

老有所养有多难?能继续工作赚钱还算好的,“四条腿板凳”看上去牢固,可是仍有成千上万的美国老人因为各种原因陷入困境。

薇薇安梅杰斯做了一辈子清洁工,她的丈夫马丁是一名木匠。常年繁重的体力劳动拖垮了夫妇俩的身体。71岁的薇薇安只能靠每月960美元的社保支票和50美元的食品券生活,她的丈夫因为患上了帕金森住在一家疗养院。

美国人口普查局2014年做的消费者支出调查显示,老年家庭(65岁以上)的年平均总支出为48885美元,其中食物6300美元,医疗保健5956美元,一个明显趋势是,年龄越大,医疗保健支出越多。

而薇薇安在2019年一年的社保金收入不足12000美元,贫穷老人只有不断压缩医药和食物支出,并在路易斯安那州潮湿的夏天关掉空调。

“很多人问我是怎么做到的,”薇薇安说,“当你处在这个境况下就会成功的,因为你要活下去。”

75岁的尤金米利根是美国陆军,由于糖尿病导致双目失明,还失去了一条右腿,还因肾衰竭需要定期接受透析治疗。

尤金只能坐在轮椅上,一次他在烧水煮麦片时烫伤,不得不申请了孟菲斯市慈善机构提供的“车轮上的餐厅”服务,食物由机构提供,但需要他的儿子、下班顺路的护士或者当地教堂给他送过来。

“很多次,我都觉得自己快要饿死了。”尤金说。“需要食物的人太多了,我的老年邻居都申请了这个服务,到处都是饥饿的人。”

2017年,美国各州老年人处在“粮食不安全状态”图示 来源:Feeding America

美国最大反饥饿组织“养活美国”(Feeding America)的一项研究显示,2017年,近8%的60岁以上美国人处在“粮食不安全状态”。

也就是说,有550万老年人无法持续获得足够食物维持健康生活,这个数字自2001年以来翻了一倍多,而且随着美国人口老龄化加速而继续增长。

营养不良会加剧老年人基础病病情,老人频繁住院,这又推高了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费用,带来了更大的负担。

2016年12月的寒冷冬日,71岁的罗伯特穆克斯在辛辛那提的公寓中孤独死去。

验尸官将死因归为“过度饥饿”引起的“体温过低”,公寓没有电和自来水。死亡记录显示,身高170公分的罗伯特体重仅为45公斤。

上世纪90年代初,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本来为员工提供了一种十分优厚的养老金服务——只要在工厂干满30年,年满55岁的员工都可以领取全额退休金,每个月1500美元。

可是后来公司一合计,工厂员工平均年龄51岁,大部分人很快就要领取全额退休金,按照人均预期寿命79岁计算,这将是一笔可观的支出。

80岁的库默和他的老同事们,现在每月只能从麦克唐纳-道格拉斯领取300美元退休金。库默在沃尔玛每小时挣10美元,每个月挣1600美元,这才勉强维持生计。

“他们关闭工厂后,我就梦想着回到公司领取退休金,”库默回忆说,“在梦里,我总是试图打卡,但是找不到我的卡片,然后我就醒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